健身教父的至暗时刻

  • 时间:
  • 新闻详情
  • 转载来源:练吧

健身教父的至暗时刻...《健身教父的至暗时刻

北京时间2020年6月10日凌晨,在CrossFit官方举办的内部员工电话会议上传出惊人消息,CrossFit创始人Greg Glassman宣布辞去CEO一职,并就此退休。

此举正值该品牌动荡的一周之际,因为他的不当言论,全球已有1000多家授权场馆宣布脱离CrossFit,各大公司、运动员和赛事也与Glassman和CrossFit划清界限。

在CrossFit官方的instagram上,挂出了创始人的告别信,信中Glassman表示,在过去的20年中,CrossFit已经成为世界上最大的连锁健身机构,为全人类健康而努力。

而自己此前的不当言论引发整个CrossFit社群的巨大信任危机,不能因为自己的的问题而阻碍CrossFit总部继续领导人们对抗慢性疾病的事业。

作为继任者,CrossFit的二号人物,CrossFit Games主管戴夫·卡斯特罗Dave Castro 将成为CrossFit新一代的掌门人,他上台后的首要任务就是修复过去一周CrossFit社群的撕裂和近千家加盟场馆退出而带来的损失。

目前还不清楚Glassman是否在公司所有权上的取舍,如果仅仅是退居二线,但作为唯一的股东,他仍然可以做到垂帘听政,影响CrossFit的所有内外政策和路线。

因为在美国如火如荼的黑人平权事件中发表了不同的声音,Glassman这位桀骜不驯的暴躁老头前不久刚刚发布了道歉声明 。

分析指出,即使接连宣布道歉并辞职退休,反对者们也许还不会善罢甘休,除非他完全离开自己一手创立的CrossFit公司,怒火才会平息。

此前美国NBA洛杉矶快船队老板斯特林也因为被冠上“种族歧视”言论,被处以高额罚款并最终将球队贱卖,黯然离开。

CrossFit和创始人Glassman过去一周发生了什么?我们给大家梳理一下。

6月3日,火箭社区健身公司(Rocket Community Fitness,前身为“Rocket CrossFit”,一家9年的授权场馆)的老板艾莉莎·罗伊斯(Alyssa Royse)给CrossFit Inc.首席顾问布莱恩·穆尔瓦尼(Brian Mulvaney)写了一封信。

在信中,罗伊斯表示,“我们决定把名字改成火箭社区健身,与CrossFit脱离关系。”

随后Glassman回了信,毫不客气的用激烈的言辞臭骂了这个馆主一顿。

被一顿乱叼的馆主也许是咽不下这口气,于是就把双方邮件放到了网络上让大伙评评理,却直接酿成了CrossFit成立以来最大的品牌危机。

在过去的48小时中,一些加盟场馆纷纷宣布脱离CrossFit,以Katrin Davidsdottir、Rich Forning为首的知名运动员也纷纷谴责了CrossFit总部,而包括锐步在内的几大商业合作伙伴也纷纷表示要与CrossFit划清界限。

Glassman到底说了什么?

先来看看那个号称要自立门户的馆主给他们写的信,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去看看原文。其实除了宣布脱离之外,这位馆主信中还表达了对于CrossFit总部在最近美国弗洛伊德黑人之死风波中沉默表现的不满。

她认为:“乔治·弗洛伊德谋杀案使我们的国家(美国)陷入了巨大的混乱。但CrossFit是我能想到的唯一一个未能表明立场、发表声明、支持社会正义和支持黑人生活的品牌。”

显然这位美国馆主在拐弯抹角的批评总部有种族歧视的嫌疑,毕竟那么多大品牌都表态支持了,你怎么不说上几句呢?

不说,你是不是心里有鬼?!

在美国,种族歧视可是相当严重的一种指控。真是人在家中坐,锅从空中来。

从来怼天怼地的Glassman哪受得了这种委屈,你闹独立就算了,还唾沫星子喷我一脸,妄图给CrossFit扣上一个莫须有的罪名?

于是他马上回信:“我真诚地相信隔离已经影响到你的心理健康,你觉得自己很伟大吗?你被政治正确洗脑了,我为你感到羞耻。”

价值观的冲突,历来是夫妻分居、朋友割袍的一大诱因。而最近大洋彼岸因为种族问题引发的抗议甚至暴动,也正成为撕裂美国社会的社会隐患。

Glassman的回击其实并没有太多问题,毕竟所谓言论自由,也有不发表言论的自由,哪有非黑即是白的道理呢?

好死不死他还跑去推特上对某机构发表的“种族是一个公共卫生问题”这个说法进行回击,称这种什么都往种族问题上靠的行为是:FLOYD-19(FLOYD就是此次被警察压迫窒息而死的黑人名字)。

这无异于是往油锅里扔了串二踢脚,直接把自己推上了被口诛笔伐的风口浪尖。

于是乎,原本的亲密战友和挚爱高徒,纷纷宣布倒戈,要与这不知人间疾苦不在乎黑人地位的红脖子老头划清界限。

你们说老头是否真的种族歧视吗?不得而知。

但他这个用词绝对是错的,并且在这个节骨眼上,公开与网络上的主流思潮唱反调,甚至冷嘲热讽,显然是引火自焚。

Glassman和自己一手创立的CrossFit强大的社群凝聚力,常常被形容为如邪教般的品牌,经过此劫,老爷子或许将意识到,谁才是能量更大的Cult。

不过熟悉CrossFit的朋友不难发现,自前年Glassman一系列大刀阔斧的改革,已经将总部和全球社群闹的鸡犬不宁。

早在2018年底,由于CrossFit中国官方在解释培训机制改革时产生的误会,惹的一些国内老资格的授权场馆拂袖而去。

在出现禁药丑闻后,CF比赛改革赛制强调参与感而非竞争性,训练哲学由精英强健回归慢病保健,让很多精英运动员和硬核训练者感到无所适从。

2020年3月,拥有12年历史,在欧洲的丹麦和德国总共拥有27家门店的CrossFit全球最大的连锁授权场馆品牌CrossFit Copenhagen,宣布脱离联盟自立门户。

而本次危机的导火索,Rocket CrossFit这种自己眼皮底下的多年跟班也要脱钩,还指责品牌不作为,Glassman一下子急火攻心似乎也可以理解。

至于2020年合同到期,宣布不再进行续约谈判的锐步,其实也就跟CrossFit貌合神离,接下去合作的希望本就不大,正好就坡下驴一拍两散罢了。

联系这些前因后果,不难看出,哪怕没有老头子的口无遮拦,有些告别也是迟早的事,但如此狼狈的结局收场,也一定超出了很多人的想象。

CrossFit创始人的遭遇,再次提醒创业者们,祸从口出,言多必失。

哪怕贵为全球15000多家场馆、数百万人的精神图腾,贪图口舌之快也将面临积毁销骨、众叛亲离的局面。

而在后疫情时代的各种不确定性影响下,团队分崩离析,甚至反目成仇的人间闹剧在国内时常上演。

显然疫情只是一个催化剂,但矛盾的种子在很久以前就早已埋下。

但一个不可否认的事实是,创业维艰,小到一个健身房的老板,大到数千万人的健身教父,都在经历着创业期的至暗时刻。

声明:本文内容来源自网络,文字、图片等素材版权属于原作者,平台转载素材出于传递更多信息,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与学习,切勿作为商业目的使用。 如果侵害了您的合法权益,请您及时与我们联系(93898856@qq.com),我们会在第一时间进行处理!我们尊重版权,也致力于保护版权,站搜网感谢您的分享!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