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列表 > 游戏 >> 游戏资讯

娱美德再次拿捏恺英,但《传奇》IP诉讼的意义却不那么大了

游戏资讯 2022-09-28 22:02:46 转载来源:有饭研究

9月23日晚,原本被认为已经结束的《传奇》IP纠纷又有了新变化:恺英网络败诉于娱美德。恺英网络公告称,上海高院已于近日判决上海恺英需承担子公司浙江欢游连带清偿责任,向株式会社传奇IP(娱美德)支付此前诉讼中的侵权赔偿费、案件受理费、律师费共计约4.8亿元

9月23日晚,原本被认为已经结束的《传奇IP纠纷又有了新变化:恺英网络败诉于娱美德

恺英网络公告称,上海高院已于近日判决上海恺英需承担子公司浙江欢游连带清偿责任,向株式会社传奇IP(娱美德)支付此前诉讼中的侵权赔偿费、案件受理费、律师费共计约4.8亿元。

简单说,就是确认此前浙江欢游对娱美德《传奇》IP有侵权事实,且恺英要替欢游还债。

对近些年来关注娱美德和传奇IP纠纷的从业者来说,恺英的这次败诉是乍一看诡异,仔细想想,其实也挺合理。

一方面,从2016年开始就有一批中国游戏厂商开始集中对娱美德提起维权诉讼,到2021年底时,盛趣游戏一口气公布了5起诉讼案的最终裁判结果,娱美德全败。最高法判定亚拓士《传奇》IP授权合法,娱美德擅自授权属于侵权。如果擅自授权就是侵权,理论上来说,娱美德和欢游、九翎等公司签的合作本就不受法律保护。

如此,在授权谜团有了明确的裁判结果之后,还能有中国游戏商败诉,有些不合情理。

另一方面,对如今主要靠《传奇》IP授权、维权营生的娱美德来说,在盛趣那边败了,也一定会抓住恺英这最后一根稻草,孤注一掷地为授权业务再开一个口子。

剧情还是那套剧情,不过毕竟2022年了,一场关于《传奇》IP的诉讼对娱美德和恺英网络的意义已经不如从前。

娱美德必须赢

对娱美德而言,这次诉讼是在以往大量《传奇》IP授权、维权被否定后,继续用《传奇》IP赚钱的一线生机,它非赢不可。另外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恺英也确实是一家更“合适”被打败的公司。


尽管娱美德在这次诉讼后声称将用诉讼赔偿金投资开发“正版游戏”,但其实这么多年过去了,娱美德手下从来没有《传奇》IP新品出现。比起游戏公司,它更像是一家“IP授权、运营商”,《传奇》IP几乎是唯一收入来源。

财报显示,娱美德最早2009年上市时就提出了“游戏IP授权、运营公司”的定位,从2004年开始,旗下包括《MIR2》等多款游戏就进入到慢更新节奏,收入出现大幅下滑。到2018年时,公司已经由盈转亏,IP授权收入超过近60%。


所以在那几年,娱美德使用了一些“雷霆”手段来维权,并快速提高IP授权业务收入,细说的话主要有三种:

1.推翻亚拓士授权,要求老买家赔钱

2.找新客户,重新卖授权

2016,娱美德开始在中国为主的市场里寻找新代理,把《传奇》IP授权单方面卖给了浙江欢游、浙江九翎、星辉等企业。

3.全面维权,起诉侵权的新客户,要求停止运营、赔款

2016至2022年,娱美德围绕《传奇》IP成立了多个株式会社传奇IP、中传新文创《传奇》IP授权平台等多个公司和组织,专门负责《传奇》IP的授权和维权工作。

期间发起诉讼案40余起,横跨中国、韩国、新加坡等多个国家和地区,涉及产品数十款。起诉对象,有私服、亚拓士授权代理商,也有2016年后自己找的新客户。

其中老一批的“侵权者”,罪名较纯粹,就是完全没买过IP授权或者在亚拓士那买的授权。比较知名的案例就是2016年起诉蓝沙信息、2018年起诉三七互娱、2019年起诉上海数龙和盛大、2020年起诉贪玩游戏等。

新一批的,主要是浙江九翎、浙江欢游等。主要原因也是侵权,欢游是超出授权协议范围擅自授权贪玩游戏做了《蓝月传奇》页游,并擅自开发运营《蓝月传奇》手游。九翎,因为《龙城战歌》和《传奇来了》疑似侵权《传奇》IP。

到2022年,以上这些知名诉讼案多数有了结果,老“侵权者”那边,娱美德败的多。如蓝沙信息案已在2021年底由最高法判决确认亚拓士授权有效,娱美德擅自授权属于侵权

新“侵权者”这边,倒是娱美德胜多输少,浙江九翎、欢游都已有高级法院判决,因为中小公司赔不起动辄上亿的赔款,只能暂时停止运营产品、冻结资产。

可冻结资产、停止运营,权是维到了,但钱拿不到。怎么办呢?找控股上市公司恺英。

如果恺英不想一直被诉讼拖累、影响市值,常理来说,只有两条路:替子公司还钱、重新和娱美德方面补签授权协议。

这就要说到另一个问题:娱美德为什么选择把恺英当做核心“维权对象”?

首先,浙江九翎、浙江欢游这两家目前败诉,且拖欠巨额赔偿金的“侵权者”都是恺英的控股子公司,和恺英有关系。

其次,恺英网络是A股上市公司,除了做业务挣钱,还得考虑商誉、投资人信心等因素,对市值和投资人收益负责。

这俩合起来,是恺英看起来最有责任和必要为那两个“侵权者”买单

最后,因为在2016年买了娱美德的授权,恺英本身也不好过。

在被娱美德起诉各种“侵权”的同时,恺英网络还一直受到《传奇》IP著作权的另一个所有者,亚拓士的起诉。

2016年,亚拓士起诉了娱美德和恺英侵权。2018年,亚拓士又起诉了传奇IP、浙江九翎和上海敢客侵权,最终在2021年,恺英与盛趣游戏达成战略合作,和亚拓士变为合作关系。

于是,这家页游时代的明星公司在一段时间里一直处于花了钱但产品发不了、两面侵权被告的境地,加上之前股东涉嫌操控股价等行为,公司股价从2017年的19元一度跌到2元。

想摆脱官司重新翻身,恺英也是最有可能掏钱息事宁人的对象。

另外,如果恺英如这次上海高院判决,成为一个能确定娱美德《传奇》IP授权有效+上市控股公司给子公司还债的案例的话,娱美德也能在亚拓士2021年底那波“五连胜”之后继续以《传奇》IP获利。

可这已经2022年了,继续不做产品,只靠一个老IP的授权、维权收入,娱美德还能重回巅峰吗?

恺英会因为败诉为欢游甚至以后的九翎掏钱吗?一次诉讼败诉对恺英而言,还那么致命吗?

不一定。

恺英们还有出路

到2021年底时,恺英网络好像已经缓过来了,如今的他们有了新的处理传奇IP纠纷的方法,也有传奇产品之外的稳定收入来源。比起前几次的焦头烂额,这次败诉的影响有限。

关于《传奇》IP,恺英网络在这几年主要有两种操作。

第一,和解,和从前的敌人变伙伴,一起谋发展。

2021年1月,恺英先后宣布和盛趣游戏、贪玩游戏达成战略合作,解决之前《传奇》IP纠纷,合作产品、一起把IP继续做大。

同年3月,恺英和盛趣共通成立合资公司“盛同恺”,双方分别持股49%和51%。新公司成立后,将拥有盛趣游戏旗下《传奇世界》IP的独家网络游戏改编权权利,并与亚拓士达成《传奇》IP的网游改编权合作。同时,盛同恺制定了统一研发和发行分成比例,对所有相关IP游戏进行统一管理。

第二,不只靠《传奇》IP挣钱,也反哺IP,培育自有IP。

2021年6月,恺英和作家卜令楠合作,开发蓝月系列文学作品,同年9月,和掌阅文化达成合作,签约洛城东孵化小说《蓝月纪元》。

继续做《传奇》相关同时,在新班子上任后,恺英也做了不少新赛道布局。

在2020年年报中,恺英详细地提出了新班子的新战略:聚焦游戏、研发发行IP业务并行。他们重新把游戏业务放到绝对核心位置,并做了更多符合市场趋势的细化。

比如研发,主要靠自研和投资实现。

自研中,传奇类游戏还有一定占比,据2021年财报显示,到Q2末恺英自研页游《蓝月传奇》的累计流水约40亿元。

此外,公司也做中重度的成熟IP、大众品类游戏。比如MMORPG游戏《刀剑神域黑衣剑士:王牌》在2021年6月公测,TapTap关注数近50万。卡牌类游戏《魔神英雄传》预下载登顶iOS免费榜,上线次日跻身畅销榜第7。ACT动作游戏《敢达争锋对决》也拿到了香港地区、台湾地区iOS免费榜第一。

战略投资,主要用于投资新赛道厂商,研发新品类产品做多元化。

据财报显示,恺英在近两年已经至少投资了至少8家游戏开放商,覆盖的产品类型包括科幻SLG、二次元放置、国风卡牌、二次元AVG、主机端游戏等。


发行方面,恺英目前主要有四条业务线,自有发行、H5发行、外部合作和境外发行。

其中自有发行有XY发行和MG发行两种。

XY发行作为以品宣为主的公司核心发行平台,以重度手游、传奇类产品为核心,目标是保证在传奇品类产品中的发行优势。

MG发行主要面向中轻度手机游戏,旨在实现产品差异化发行,对XY发行进行补充。

其二,H5发行,主要以外部定制方式获取优质产品,开拓H5游戏市场。

在之后,外部发行是抱团取暖,整合流量的新姿势。过去两年,恺英已经和腾讯计算机、B站、贪玩等行业头部发行达成了,公司与腾讯计算机就《蓝月传奇2》,《暗夜破晓》、《玄中记》等产品签署独家代理协议;由B站代理的MMORPG游戏《刀剑神域黑衣战 士:王牌》已开放预约。

境外发行,则是开拓海外市场。目前主要在港澳台、日韩、东南亚、欧美、中东等区域市场孵化业务。今年上线的《敢达争锋对决》已经在中国香港、台湾地区拿到了免费榜第一的成绩。

在这一套调整下,恺英网络已经在2021年实现营收约23.75亿元,净利润约5.77亿元,股价回到7元上下。

前三季度总营收约16.49亿元,同比增长约47.17%,净利润约5.02亿元,同比增长约204.74%。2022年上半年,恺英实现营收约20.09亿元,同比增长约103.5%;净利润约6.27亿元,同比增长约126.41%。


按照计划,他们会在2022年上线覆盖四个IP赛道的产品,重度有IP传奇、奇迹类,轻度IP产品有《仙剑奇侠传-新的开始》,文学、漫画IP产品有《龙神八部之西行纪》《倚天屠龙记》,原创IP产品有《妖怪正传 2》等。

虽然又败了一次诉讼,面临为子公司还债、被老IP合作方继续纠缠的境地,但恺英已经走上了一个业务越来越广,收入越来越多的上升曲线。

而“胜者”娱美德,是继续固执的维权?还是化敌为友,一起赚钱?或者干脆放弃老IP,做回一个纯粹的游戏商?在未来这事儿上,赢家似乎比输家更焦虑一些。

很多时候,商场上没有绝对的输赢,在一场诉讼中,胜诉了要去想更远的计划,败诉,也可能是一次好机会。

标签: 美德 再次 拿捏 恺英 传奇 IP 诉讼 意义 却不


版权声明

声明:本文内容来源自网络,文字、图片等素材版权属于原作者,平台转载素材出于传递更多信息,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与学习,切勿作为商业目的使用。 如果侵害了您的合法权益,请您及时与我们联系(93898856@qq.com),我们会在第一时间进行处理!我们尊重版权,也致力于保护版权,站搜网感谢您的分享!

站长搜索

http://www.adminso.com

Copyright @ 2007~2022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站长搜索

使用手机软件扫描微信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获取更多热点资讯

站长搜索目录系统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