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推广三步走:免费注册 -> (提交网站)/(文章投稿) -> 带来无限流量
最新收录网站   最新网站源码下载    最新更新资讯文章
首页 >> [资讯文章] >> 科技资讯 >> 互联网 >> 吴文辉团队"出走"之后阅文面临哪些矛盾?

吴文辉团队"出走"之后阅文面临哪些矛盾?

2020-04-28 08:42:06 整理发布   转载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原标题:深度|吴文辉团队“出走”之后 阅文面临哪些矛盾?) 贺泓源吴文辉再次出走,市场也不得不重审,什么是阅文。4月27日,阅文集团发布公告,宣布现任联席首席执行官吴文辉和梁晓东、总裁商学松、高级副总裁林庭锋等部分高管团队成员荣退,辞任目前管理职务,吴文辉将调任非执行董事和董事会副主席,梁晓东和其他高管将会担任集团顾问,助力管理团队的平稳过渡...《吴文辉团队"出走"之后阅文面临哪些矛盾?

(原标题:深度|吴文辉团队出走之后 阅文面临哪些矛盾?)

贺泓源

吴文辉再次出走,市场也不得不重审,什么是阅文。

4月27日,阅文集团发布公告,宣布现任联席首席执行官吴文辉和梁晓东、总裁商学松、高级副总裁林庭锋等部分高管团队成员荣退,辞任目前管理职务,吴文辉将调任非执行董事和董事会副主席,梁晓东和其他高管将会担任集团顾问,助力管理团队的平稳过渡。

同时,董事会委任现任腾讯集团副总裁、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程武出任阅文集团首席执行官和执行董事,腾讯平台与内容事业群副总裁侯晓楠出任阅文集团总裁和执行董事。


作为起点中文网创始人,吴文辉对网文产业有着标杆意义。2004年10月,起点中文网被盛大收购,成为盛大全资子公司,由于种种原因,2013年3月底,吴文辉辞去盛大文学总裁、起点中文网董事长职务,此为他第一次出走。次年4月,吴文辉入局腾讯,成为腾讯文学CEO,全权负责腾讯文学的管理和运营工作。当时,吴文辉获得了腾讯平台及独立运营的双重支持,其业内资源也为腾讯文学起步起到相当推动作用。2015年3月,盛大文学以50亿元人民币的价格出售给腾讯,两家,更名为“阅文集团”,吴文辉担任CEO。

实际上,阅文公告前,市场疯传吴文辉及其团队将出走,多位业内人士也确认了这一消息。“吴文辉不是突然想走,和腾讯矛盾已久,关于公司定位有分歧。”4月27日,有行业高管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但他并未更多解释。

值得注意的是,对于市场的种种传言,阅文集团在公告中表示,吴文辉与董事会并无意见分歧,亦无有关其调任的事宜须提请集团股东垂注。吴文辉也在公告后的内部邮件中称,“未来,作为副董事长,将继续助力管理团队平稳过渡,也会一直尽自己所能,支持阅文的发展,跟大家在一起。”

事实上,市场对于阅文有着诸多矛盾看法,核心管理团队“出走”之后,如何面对这些矛盾,是腾讯不得不回答的问题。

首先,是阅文目前重要营收来源,在线业务。2019年年报显示,阅文集团2019年营收、净利润分别为83.5亿元和11.1亿元人民币,同比增幅分别为65.7%和21.9%。2017年,在线业务营收34.9亿,占营收的85.2%;2018年,在线业务收入38.3亿,占比回落到76%;2019年,在线业务收入首次下滑,同比减少3.1%,在线业务收入占比跌至44%。

但在线业务遭遇着免费模式的严重冲击。七麦数据数据显示,于2018年8月新上线的免费阅读APP七猫免费小说一经推出便势如破竹,在去年10月月活跃用户数就已达到3774万,直逼QQ阅读月活跃用户规模。从行业TOP APP来看,免费阅读 APP已占5款,且增势迅猛。 “付费阅读对我们盈利当头一棒。变现率最高的玄幻题材有风险,付费阅读遭遇阻击,难。”有头部网文平台中层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感慨。

在业绩上,2017年6月,阅文付费用户数冲高到1150万后开始回落,2019年月均980万。付费率亦从2017年的5.8%降至2019年的4.5%。用户人均月消费从20.5元增至25.3元。2017年、2018年和2019年,阅文集团在线业务毛利润分别为18.9亿、21.3亿和21.1亿。2019年毛利润同比下降0.8%。

阅文也在做着调整。“我们引入了免费阅读模式,令用户可以免费阅读文学作品,而公司则通过广告实现变现。我们从付费阅读产品中,选择了流量和收入较低但优质的作品,这是考虑到我们付费作品的阅读量并非均匀分布,某些作品在上架一段时间后便无法贡献明显收入。我们从2019年第一季度开始在腾讯的手机QQ及QQ浏览器上分发免费阅读内容,并于2019年第二季度开始通过我们自有的免费阅读产品飞读来分发免费阅读内容。免费阅读模式与我们现有的付费阅读模式互为补充。”阅文在财报中称。

但问题在于,免费阅读本身变现效率就很低,且随着经济下行,广告增长艰难。譬如月活大的多的爱奇艺,广告收入早已进入紧缩区间。

在线业务是否、何种程度免费化的盈利模式,也对网文内容生态本身有着反哺作用,这涉及着行业最核心的资源,创作者们。

另一头,阅文是否应该深度介入IP产业链,市场本身就存在争议。以影视化为例,2018年8月,阅文集团以不超过155亿代价收购新丽传媒100%股权,收购价相对于2017年净利润的市盈率超过40倍。收购新丽传媒时,阅文集团得到的承诺是“2018年、2019年、2020年净利润分别不低于5亿、7亿和9亿。”可惜,连续两年没完成业绩承诺。

且收购新丽对阅文现金流造成冲击。财报显示,截至2019年末,阅文现金净额为人民币51.39亿元,去年同期为63.58亿元。现金净额减少主要是由于支付收购新丽传媒基于其2018年财务表现的获利计酬现金代价以及支付业务扩张所需现金所致。

事实上,市场有观点认为,阅文最好是把IP授权出去,获得旱涝保收的权利金以及大项目跟投权。不应该合并新丽、自营手游等策略,这样会让阅文“越做越重”,面临更大的市场风险。

在此基础上,阅文与腾讯生态的关系,本身也需要解决一些问题。譬如,腾讯视频旗下企鹅影视亦有相当多影视项目,与新丽是否存在同业竞争?腾讯互娱旗下如此多游戏项目,与阅文自营游戏是否冲突?特别是在腾讯互娱将直接入局阅文核心管理层的当口。阅文运营的《新斗罗大陆》等游戏项目,在市场反响相当不错。

投资人也看到了这些问题。在财报电话会议上,总会追问,视频平台的采购政策对新丽传媒的影响如何?影视剧业务的利润率走势如何?2020年会有哪些头部IP得到重点开发?游戏业务的发展策略会趋向于自营化?有哪些IP会授权腾讯改编游戏?等等。

最新财报显示,腾讯拥有阅文57.06%股权,管理层卖方透过创办人特殊目的公司(2.27%)、曲女士特殊目的公司(1.02%)、管理层特殊目的公司(0.45%)共计持有3.74%。

腾讯完全入主经营后,如何解决上述问题,拭目以待。


本文链接:http://www.adminso.com/articles/view/301732
(站长搜索- http://www.adminso.com/articles -资讯,中国最具专业的站长资讯新闻频道,报道国内外动态权威的站长资讯动向,关注新闻,透视事件热点资讯。)


声明:本文内容来源自网络,文字、图片等素材版权属于原作者,平台转载素材出于传递更多信息,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与学习,切勿作为商业目的使用。 如果侵害了您的合法权益,请您及时与我们联系(93898856@qq.com),我们会在第一时间进行处理!我们尊重版权,也致力于保护版权,站搜网感谢您的分享!

分享给小伙伴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