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推广三步走:免费注册 -> (提交网站)/(文章投稿) -> 带来无限流量
最新收录网站   最新网站源码下载    最新更新资讯文章
首页 >> [资讯文章] >> 科技资讯>> 互联网>> 宫斗结束:曾让马化腾紧张的迅雷,进入雷军时代会更好吗?

宫斗结束:曾让马化腾紧张的迅雷,进入雷军时代会更好吗?

由站长搜索于 2017-12-13 11:11:05 整理发布   来源:网易科技报道  


文|张潇潇

前日因内讧而数次出现在舆论风暴眼的迅雷,在平静了一周后,再度发布了重大消息。1212日晚间,迅雷官方发布公告,迅雷创始人邹胜龙卸任董事长,由小米科技高级副总裁王川接任。

创业14年,白手起家把公司做到上市,迅雷从下载软件装机量仅次于QQ、一度让腾讯紧张的公司,变为如今鲜少被提起的落魄境地,迅雷的邹胜龙时代就此终结。

邹胜龙的退位并不令人感到意外。14年高强度的工作,邹胜龙隐退江湖的倦意早已显现。早在两年前他接受媒体采访时,便好几次提起,希望三到五年后退居二线,回母校杜克大学读生物科技的博士,之后做一些相关的投资。

据接近邹胜龙的相关人士对网易科技表示,邹胜龙近年来身体状况一直不佳,加上其一直期望赴美与妻子孩子团聚的想法,可能是此次彻底放权的部分原因。这已是他一年内的第二次让贤:在今年7月,陈磊接替了迅雷CEO的职位后,邹胜龙就已经放权,逐渐淡出迅雷的日常事务。

谁的迅雷?

此次人事变动的时间比较敏感:在迅雷两个子公司网心科技和迅雷大数据宣布和解一周后,邹胜龙的引退不禁让人猜测,这一人事变动是否与内讧关。

此前有媒体报道称,双方的和解系雷军从中调停:雷军和陈磊都参加了乌镇互联网大会,在124日接受采访中,陈磊已透露出和解的意思,群访结束后几个小时,迅雷官网上正式发出了和解的联合公告。在双方激烈争吵了5个回合后,这份加盖两个公司公章的公告里,迅雷大数据的利益输送、高级副总裁於菲的停职、陈磊的玩客币都已不再提起,迅雷集团也不再就内讧之事对媒体做任何回应。

邹胜龙离任,意味着老迅雷的元老级人物几乎全部离开:迅雷上市后,联合创始人程浩于2016年初宣布离职,CFO武韬也于今年9月宣布离任。迅雷上市时的四位副总裁中,张玉波伴随迅雷看看分拆离开,魏永刚离职创业,李想情况不明但2014年后即再无媒体报道,唯一留下的只有前日与陈磊打得剑拔弩张的於菲。

接替邹胜龙的董事长,是雷军投资迅雷后空降的三位董事之一,也是小米的第八位联合创始人、今年11月底刚升任小米高级副总裁的王川。他管理着小米电视、小米盒子和今年风头正盛的小米智能音箱业务,甚至也曾经帮忙管理过雷军的小米手机。从他当晚在媒体群中的回复看,王川仍然会负责小米电视的业务,对迅雷的管理,应该也如同管理小米手机一样,是帮忙

这不是王川第一次在公司管理的事情上为雷军“帮忙”了。雷军在金山时期,经常向王川咨询管理上的问题,后来干脆请王川来给打理公司,请他做金山CEO,王川在雷军的软磨硬泡下挂了执行董事的虚职,并答应一周只在金山呆两天,但据说王川有时候一周去四天。在管理上该砍掉的砍掉,该招募的招募,帮金山走上了正轨。

从三位小米和金山的高层进入董事会,到雷军邀请的陈磊一步步接任CEO,再到王川接任董事长,迅雷的高层彻底换血为雷军系的新迅雷人。

创立14年,迅雷靠着强大的技术,一度成为下载行业的巨头,PC时代的国民应用,势头不比当时的腾讯差。但下载软件的盗版原罪,监管风险和在线播放的兴起让迅雷的处境愈发尴尬,只能谋求转型。讽刺的是,迅雷以起家,名字寓意为下载速度达到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却在移动互联网发展之后的浏览器、视频游戏、应用商城、图片等多个风口犹豫不决,发展缓慢,屡次错失转型良机。

迅雷的互联网上半场惊艳开局,惨淡收尾。下半场,雷军选中的陈磊和王川将一起掌舵,迅雷这艘老船,还能找到自己的轨道吗?

迅雷怎么了?

和九十年代初回国创业的一批企业家一样,迅雷的创始人邹胜龙有着良好的家境和海外名校计算机系的留学背景。他高中便去美国交换,在威斯康星麦迪逊分校读完计算机本科后,又拿到了杜克大学计算机的研究生学位。程浩是邹胜龙在杜克的同学。两人选择了和年纪稍大的好友李彦宏相似的道路,毕业后在硅谷工作几年,回国创业。

“因为在美国,人都不太安生,特别是硅谷,我那阵很年轻又是单身,觉得国内的机会更好,所以想回国折腾折腾。”程浩说。

这一折腾,就折腾出了迅雷。

决定创业后,在百度上了一年班的程浩拿着两个大箱子,坐了25个小时的火车来到深圳,在邹胜龙家里住了三天,两人在蛇口的玫瑰园小区租了既是卧室,也是办公室的房子,开始写代码创业。

最初,程浩和邹胜龙想做分布式存储系统,以满足大容量邮箱的需求,但半年之后,发现市场对此需求并不旺盛。随后二人分析了互联网五大产品:搜索、即时通讯、门户、邮箱、下载。

在那时,搜索有百度,通讯有腾讯,三大门户也把控了邮箱市场,唯一有机会的就是下载。虽然当时网际快车占据80%市场份额,但他们很自信自己的技术可以超过快车

靠着早期几个人写代码写到凌晨两点,2004年初,漏洞百出但下载速度超快的迅雷诞生,此后获IDG 200万元天使投资。

迅雷诞生的2004年,网际快车的侯延堂迷上了玩《魔兽争霸》,网际快车更新停滞,这样一个无厘头的机会给了迅雷发力的时机。

靠着下载速度快,迅雷获得金山等游戏厂商的支持,得到推广。程浩和邹胜龙如法炮制,对接各大游戏厂商,在半年多时间内,拥有了最早的几百万用户,2007年前后,迅雷达到了事业的巅峰。巅峰时期用户装机量超过4亿,每个PC版的用户除了安装QQ,就是迅雷,其装机量一点都不逊于QQ。公司人数和服务器数量都迅速扩张,邹胜龙和所有迅雷人曾经憧憬的是超越腾讯。

迅雷也确实曾让马化腾感到紧张,如邹胜龙所预言的,迅雷确实在下载领域做到了独孤求败。在迅雷的巅峰时期,大量腾讯员工跳槽到迅雷,为了加强战略防御,腾讯推出了QQ旋风,但这个防御型的产品并没有办法与迅雷较量。不仅在下载领域做到了老大的位置。还在国内用户还没有付费习惯的情况下,培养了用户付费习惯。

然而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当迅雷依赖下载起家后,电信运营商不断提高上网速度,以及国家对盗版内容的打击,致使网上的种子和片源越来越少,无片可下的迅雷便成了鸡肋。迅雷熬死了所有竞争对手,才发现,下载市场已经成了泡沫。

版权问题的影响也让迅雷的上市非常艰难,第一次IPO成了美国四日游。此后三次推迟IPO

如果说大环境的衰败还算是天灾的话,迅雷在移动互联网的连连失手就是人祸了。进入移动互联网后,用户还是有下载需求,迅雷本可以抓住机会转型为手机浏览器和手机应用商城,继续下载业务,但是因为缺乏移动端思维,照搬PC的手机迅雷app雷倒了用户,丧失了良机。

下载受限后,拥有迅雷看看播放器的迅雷做视频业务本应是有先机的,迅雷也是第一个主动付版权费的公司,但随着版权费的水仗船高,迅雷很快在几家视频网站的版权争夺中退出战场。科技媒体虎嗅网曾复盘迅雷的失利,将此事归结为创始人邹胜龙的抠门,在最该all in的时候,迅雷竟出现了账面现金高于市值的情况。

除了在可成功的风口上没飞起来,病急乱投医的迅雷还走了游戏的弯路。2008年程浩亲自投资,把迅雷股份折合成游戏子公司股权,顶着巨大的压力入局游戏运营,但最终因为程序员出身的公司缺乏运营经验,不适合做游戏运营,游戏业务最终惨败。

最让人无奈的是迅雷的下载主业务的下滑。过度依赖下载之后,迅雷将下载看作盈利而非服务,为了盈利,迅雷的用户体验变得极其糟糕,成为一个非付费用户下载限流,充满弹窗,直播和游戏广告的软件。这种恶性循环也促发了迅雷用户和口碑的双双衰退。

2015IPO之前,迅雷已经变成了一个让人有点陌生的公司。

2015年上市前,邹胜龙对媒体说,上市的确是一把很典型的双刃剑。我的看法是这样的:第一,上市跟结婚相似,有一个心理年龄问题,年龄到了,你老不结婚,自己觉得没什么,但别人却会有看法,这是个很现实的压力。

第二,上市对于迅雷来说可以算是一个成人礼,上市以后能去一些不一样的场合。如果不上市,你算是一个非主流企业,但上市之后就有了成人的责任。上市不见得都是阳光,还需要去适应新环境,承担新责任,是会带来压力的。

而事实证明,2015年,确实成了迅雷的转折点,这一年,迅雷这个老姑娘和雷军结合了。雷军的金山和小米分别注资,拥有了超过40%的股权,雷军成为了迅雷的第一大股东,也因为小米的推动,2015年,迅雷顺利上市。创业十余载的邹胜龙和程浩终于圆梦。

能咸鱼翻身吗?

小米和迅雷业务没有整合点,为什么雷军会投资已经被移动互联网甩开的迅雷,并成为迅雷的股东?雷军投资迅雷后,甚至有人开玩笑称这是因为雷军姓雷。雷军曾在演讲时这样解释和迅雷的联姻:他投资时,看好的不是下载,也不是会员,正是迅雷的CDN技术。

“前年年底邹胜龙跟我讲这个故事的时候,我是深深被打动了,我觉得这对于整个云服务市场来说是一次颠覆性的创新。邹胜龙跟我讲了很多次,我的理解是迅雷有十年这方面技术的积累,它的目标是把闲置的带宽资源、计算资源、存储资源全部连接在一起,然后提供给需要的人。邹胜龙跟我讲了这个故事,我兴奋的好几晚没睡好觉。”

让雷军兴奋得好几晚没睡好的正是如今备受关注的星域CDN和玩客云的前身――“水晶计划,这是邹胜龙亲自抓的业务,也是程浩认为的重大转型,也就是让迅雷用户把自身的带宽和存储资源贡献出来,交给迅雷使用来降低公司流量消耗成本,同时打包优化后销售给视频、直播和网盘业务流量消耗大的公司,用共享经济的方法革新CDN市场。

但在邹胜龙的管理下,水晶计划并不成功,迅雷股价狂跌,一度跌破发行价,甚至有媒体称,雷军应该狠心换掉CEO

对此,雷军表示,“当股价狂跌的时候,我脸不红、心不跳。我相信这个是一个颠覆性的事物,而且这个事物出来后,会对整个行业有巨大的推动力。”

但脸不红心不跳,并不代表雷军不行动。从上市前,雷军就已经开始着手改革迅雷,首先就是从腾讯云请来陈磊,专门负责CDN业务。

和邹胜龙相似的是,陈磊出身中产家庭,十分早慧,高中时就开始编程,在清华大学和美国德州大学求学,在谷歌工作一段时间后加入腾讯。但与邹不同的是,陈很擅长在复杂的商业模式中找到某串商业密码。

陈磊在2012年初负责腾讯广点通,一个月内实现收入翻两番,突破100万日营收,到年底,日营收突破500万。而他负责的Qzone 开放平台,页游流水一度接近行业总流水的50%。有媒体称陈磊很有大局观,能从CEO的角度看问题;至于离开腾讯,很大的原因是大公司 无法满足自己的野心。他本想创业,但雷军说服了他,曾有报道指出,在网心科技筹办的8个月时间里,陈磊曾经与雷军有过5深夜长谈201411月,应迅雷大股东雷军邀请,陈磊正式出任迅雷CTO,成为迅雷十余年来第一位正式任命的CTO,同时他还兼任迅雷旗下网心科技CEO20176月底,正式出任迅雷CEO和董事。

加入迅雷半年内,陈磊带领团队先后推出了迅雷云计算业务的两大产品――迅雷赚钱宝和星域CDN

其中,“赚钱宝”就是玩客云的前身,是一个带有计算和存储功能的路由器,卖250元;用户用它出售闲置的带宽和存储,迅雷支付现金补贴,然后迅雷将带宽卖给视频网站公司客户,也就是所谓的星域CDN,这样的模式,报价比一般CDN公司便宜一半以上。对用户来说,一台机器每月大概可以赚25元,10个月收回成本。但1.0的产品,弊端很明显一方面,迅雷的出售机器目前只有30万个,规模有限。强调稳定性的视频直播客户对分布式CDN有顾虑,造成了便宜但销售情况并不理想的情况。另一方面,补贴用户让迅雷卖的越多赔得越多,因而迅雷一直控制着赚钱宝的销售,控制销售,CDN就越难卖给to B的公司,形成恶性循环。

如何解开这个死结?

陈磊盯上了数字币和区块链。迅雷参考了区块链技术和虚拟币的运作机制,改成玩客云,给用户不发现金补贴,发一种名叫“玩客币”的虚拟货币。玩客币每天全网发放大约163万个。全年是大约是5.9亿个。然后逐渐减少。

这简直是一个完美无缺的设计,虚拟货币来吸引用户,免费产生的带宽和存储,可以解决原来成本过高的困境。发展更多用户,最后形成一个几百万、甚至几千万节点的分布式计算网,甚至可能颠覆传统CDN和云计算网络。

2016年,基于对直播风口的预判,陈磊和团队迅速推出星域CDN直播新品,至今已圈下了包括小米、爱奇艺、快手、陌陌、熊猫直播、bilibili在内的逾百家直播客户,在星域CDN官网上,第一个背书的就是现接任迅雷董事长的小米电视负责人王川。他介绍,在星域CDN革新性的直播技术支持下,小米电视和小米盒子即使在大型事件直播时也游刃有余。今年春节期间,小米电视和小米盒子成功直播了包括央视春晚在内的九套春晚节目,且做到了0缓冲、0故障。

截止2017年第一个季度,迅雷云计算业务实现了自上市以来连续七个季度高增长,成为迅雷主收入引擎之一,并全面完成迅雷转型云计算战略级计划的商业落地。而一手推动云计算业务发展至今的,正是陈磊和其所带领的网心科技。玩客币应运而生。迅雷使用玩客币这类虚拟货币,替代现金支付给用户,迅雷利用了用户的带宽和存储资源,自身没有支付一分钱,还受到了炒币者的疯狂追捧。这也是陈磊出任CEO的主要原因。

但在政府打击虚拟币的大环境下,玩客币到底是拯救迅雷的救命稻草,还是打开了潘多拉魔盒?

上周末,迅雷公司宣布,将玩客币改名为链克,功能不变。陈磊对媒体反复强调,玩客币不是ICO,而是类似于Q币的代币。但类似于Q币的玩客币为什么如此受追捧,业内有着不同的看法。

“政府不让炒虚拟币,他当然说不是虚拟币,至于是什么,大家都清楚。”一位链克玩家这样说。而一位员工对陈磊的评价也似乎泄露了玄机。“(陈磊)脑子灵活,思想很超前,格局很大,他最近反复交待我们,不要买迅雷股票,虽然在上涨,可能因为利益关联说不清楚。他的目标是带着网心独立上市。”

根据已有的资料,在硬件上做得顺风顺水的王川,是很认可星域CDN的模式的,他的到来又会造成怎样的变化?

元芳,你怎么看?


原文地址:http://www.adminso.com/articles/view/260904
(站长搜索- http://www.adminso.com/websites -网站收录,为站长提供分类最全,最专业的网站收录平台!)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本文标签: 视频 , 图片 , 游戏 , 手机 , 网站 , 免费 ,

[访问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