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推广三步走:免费注册 -> (提交网站)/(文章投稿) -> 带来无限流量
最新收录网站   最新网站源码下载    最新更新资讯文章
首页 >> [资讯文章] >> 科技资讯>> 互联网>> 耗时将近4年,盛大游戏回归A股为何这么不容易

耗时将近4年,盛大游戏回归A股为何这么不容易

由站长搜索于 2017-11-20 11:02:06 整理发布   来源:新京报  

(原标题:盛大游戏私有化大幕之下:各方斗法遗留“商誉案”)


360借壳回归A股,引发了市场对其他中概股回归的关注。

近期,盛大游戏新掌门、世纪华通CEO王佶在公开市场重提了盛大游戏A股上市计划,称盛大游戏最快可能在今年底、最迟明年上半年重启回归A股的动作。根据公告,盛大游戏将优先装入世纪华通。

与360回归A股相比,盛大游戏的这条回A之路走得更加曲折。

自2014年1月,盛大宣布私有化以后,潘多拉魔盒由此打开。先后发生了陈天桥辞职、管理层震荡等一系列事件,并引发完美世界、中银绒业、世纪华通参与争夺,海通证券、中植系、银泰系等多路资本卷入。

正在争夺陷入胶着之际,盛大游戏遭遇外部“侵权”指控:《传奇》游戏版权方韩国娱美德公司、多位私服行业大佬、黑客加入战团;银川、重庆两地警方参与调查,并各执一词。时至今日,得到盛大授权的“重庆小闲”公司侵犯娱美德公司著作权一案依然成谜。

私有化“插曲”未完

商誉案牵出“私服”往事

喧嚣一时的盛大游戏私有化之争,早于今年年初尘埃落定。而时至今日,私有化大幕下遗留的案件仍然陷在罗生门中。

10月24日下午,重庆市渝北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一桩看似平常的商誉案件。名叫陈荣锋的自然人等多名被告被诉“损害重庆小闲公司商业信誉”。庭上,陈荣锋对于指控全盘否认。

去年10月27日,重庆市两江新区公安分局对陈荣锋刑事拘留。据重庆警方当时查明的信息:2016年8月10日,陈荣锋以传奇私服玩家的身份,向银川市公安机关举报,称发现一传奇游戏的私服涉嫌侵犯著作权。

私服,意即未经版权拥有者授权,非法获得服务器端安装程序之后设立的网络服务器,本质上属于网络盗版,是侵害著作权的行为。

据重庆警方调查称,同年8月14日,陈荣锋安排陈亮等相关人员分别冒充私服玩家、游戏私服平台的搭建、经营者,临时搭建起一个名为《新梁山传奇》的游戏私服,随后向银川市公安机关举报重庆小闲公司及相关管理人员侵犯著作权。

陈荣锋举报后不久,当年8月18日,银川警方对重庆小闲以“侵犯著作权”立案。

“2016年9月,陈荣锋接受媒体采访,散布针对小闲公司的不实言论,并安排自己公司员工在互联网上转发。”重庆渝北区检察院称,相关信息在互联网上大范围传播后,对重庆小闲公司的经营造成重大影响。

去年9月,重庆小闲曾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自称“拥有合法著作权授权及维权授权情况下,被不法分子捏造虚假事实,致使公安机关以侵犯著作权罪立案”。

该案仅是盛大私有化回归途中的一个插曲。除这起案件之外,同样涉及盛大、重庆小闲及第三方韩国娱美德公司的“著作权”案至今悬而未决。

在盛大私有化落下帷幕之后,这些案子成为了“小人物”和“小公司”之间的口水官司,而曾经与事件有关的“大佬”们,身影早已淡出。

私有化引各方入席

盛大与中银“结缘”

靠着一款《传奇》游戏带来的巨大市场和利润,2004年,盛大网络成功在纳斯达克上市。2009年9月,成立1年的盛大游戏也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陈天桥一跃成为中国最年轻首富、广大玩家心目中的“网游教父”。

不过,盛大所拥有的《传奇》这一IP长期存在争议。2001年,陈天桥以30万美元从韩国公司亚拓士手中,获得了《传奇》游戏中国独家代理权。资料显示,《传奇》是由韩国游戏制作人朴淇湓缒昙湓谘峭厥抗救沃埃谄浯戳⒂槊赖鹿竞螅峭厥亢陀槊赖鹿餐碛小洞妗分魅ǎ峭厥扛涸鸶糜蜗吩谥泄耐乒恪

此后,娱美德、亚拓士因分成等问题,与盛大出现摩擦,2004年,盛大收购亚拓士,冲突变为盛大和娱美德二者之间。

2014年1月,盛大游戏正式宣布私有化。以盛大集团、春华资本为首的财团向盛大游戏提出非约束性私有化方案,拟以每股美国存托股6.9美元的价格完成盛大游戏的私有化。9月,盛大集团的4位关联方退出交易,东方证券、海通证券和中银绒业集团加入战团。

中银绒业入股后,盛大进行了人事更迭,2014年10月28日,盛大游戏董事会经过决议宣布,原CEO张向东被董事会去职,任命张蓥锋为代理CEO。

2014年11月,盛大集团将所持有的盛大游戏股份全部出售给宁夏中银绒业和亿利盛达,亿利盛达是以张蓥锋为代表的核心管理团队控制的公司。

此时中银绒业持股24%,拥有40.1%的投票权;前盛大游戏董事长、CEO张蓥锋为代表的管理团队获9%的股权及34.5%的投票权。

多位接近盛大游戏和中银绒业的人士告诉新京报记者,彼时,盛大游戏准备借壳中银绒业回归A股。2017年1月9日,中银绒业发布的转让盛大游戏股权公告中曾披露过这一初衷:“(公司)自2014年8月以来,积极运作盛大游戏股权收购的重大事项,主导完成了盛大游戏的私有化,且一直不懈努力力争将盛大游戏股权置入中银绒业。”

有知情人士告诉新京报记者,中银绒业之所以加入盛大私有化战团,与银川市着力打造“电竞之都”的定位密不可分。当地希望引入盛大游戏后,打造银川游戏产业链,并与2014年10月永久落户银川的首届世界电子竞技大赛(WCA)发挥协同作用。

从公开资料看,不难发现银川方面当时对盛大游戏非常重视。据银川当地媒体报道,2015年12月29日,时任银川市副市长、中银绒业股份有限公司党委书记的郭柏春会见了来银参加会议的时任盛大游戏董事长张蓥锋一行,郭柏春希望盛大游戏推进回归。

郭柏春还表示,“山寨版”和“私服外挂”侵权的行为,已经成为制约中国游戏产业发展的一大“毒瘤”,“银川市公安局在全国率先成立了知识产权保护支队,就是要保护像盛大游戏这样的优秀游戏公司的产权不受侵犯,使我国游戏产业能够得到一个健康良性发展的环境。”

时任盛大游戏CEO张蓥锋称,“特别感谢银川市政府在保护盛大游戏知识产权方面所做的工作。”

世纪华通参战

私有化陷“宫斗”

盛大与中银绒业之间的“蜜月”并未持续太久。2015年2月,中银绒业披露,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公司被证监会调查,涉及事项的主要负责人、前任董事长马生国辞职。

知情人士称,此时盛大管理层的心态开始发生变化,谋求其他收购方。

2015年6月,世纪华通“半路杀出”,通过购买海通所持股权,间接持有盛大游戏43%股权。世纪华通的三家管理基金砾系基金合计出资63.9亿元。

至此,盛大游戏的资本围猎战,变成了以世纪华通为代表的华通系和以中银绒业为代表的中绒系的对决。

面对新入场的争夺者,中绒寸步不让,2015年8月29日,中绒集团引进战略投资合作伙伴恒天金石(深圳)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恒天金石),并与其签订战略合作框架协议。据了解,恒天金石是资本市场知名的“中植系”旗下公司。

此时,2016年4月,以张蓥锋为首的盛大游戏管理层将宁夏亿利达所持股份和投票权全部出售给银泰系旗下子公司JW?HOLDINGS?CAYMAN?LP(下称“JW”)。至此,中绒集团拥有盛大游戏股份总数的41.19%和表决权总数的46.66%,世纪华通持有43%的股权和略高于16%的投票权;银泰集团持有9%股权及34.5%投票权。

在此期间,中银绒业和世纪华通、银泰集团,围绕盛大游戏的股权和投票权展开“明争暗斗”,爆发多起纠纷与诉讼。时任盛大游戏高管张蓥锋也被中银绒业告上法庭,中银绒业指其违背承诺、未经同意向第三方转售股份。

与盛大结“私仇”

前线人曾欲联手中银

随着银泰的加入,中银绒业与世纪华通的争夺陷入僵持。此时,作为原有“剧本”之外的人物,陈荣锋“登场”了。

在此人的参与下,这场关系到上市公司、著名资本、甚至地区产业战略的股权争夺战出现“变量”。

关于陈荣锋的特殊身份,要从盛大打击私服的历史说起。

面对私服市场的泛滥,自2005年以来,盛大游戏专门成立稽核部及知识产权保护基金,打击上千个非法私服网站,并与公检法部门合作拘捕、判刑数百名嫌犯。尽管如此,私服市场仍然凶猛扩张,盛大在私服打击上力不从心。

一个偶然的际遇下,在游戏中“闹事”的玩家陈荣锋被盛大稽核部发现并收编为“线人”。由于对私服市场有深入了解,陈荣锋的加入,使得盛大的私服打击实现了“精准制导”,查封了许多私服发布网站。

2009年,盛大稽核部要求陈荣锋对“骑士攻击小组”进行打击。据了解,“骑士攻击小组”是当时名震私服圈的黑客攻击小组,主要头目为蔡文和胡小伟。

陈荣锋与“骑士”接触后,将打击对象变成了合作对象。2010年7月,上海盛聚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成立,该公司前身即为盛大稽核部,盛大试图通过盛聚公司整合私服侵权市场。这对与盛大稽核部关系密切的陈荣锋来说可谓“近水楼台”。

2010年12月初,陈荣锋发起成立了江苏千存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江苏千存”)。并获得由盛大出具的传奇私服广告发布授权书,“授权江苏千存经营《传奇》以及《传奇世界》非官方游戏(即私服)运营以及推广平台。”

至此,陈荣锋的江苏千存,成为首家获得盛大授权的“合法”私服。随着陈荣锋的“合法”,“骑士攻击小组”得以在江苏千存的平台上发布广告,陈荣锋得以从中获利。

好景不长。按照媒体报道援引的盛聚公司后来的说法,“盛聚发现,陈荣锋在为盛大提供线索拿取报酬的同时,还为部分非法私服业主提供庇护并牟取保护费。”盛聚随即与陈荣锋决裂,盛大取消了对陈荣锋的授权。

陈荣锋与盛大的“梁子”就此结下。

2014年,盛大授权重庆小闲获得《热血传奇》在中国大陆地区的著作权授权及维权授权的权利,有效期从2014年9月至2015年9月。此后,重庆小闲再度获得授权延长。

此时,世纪华通和中银绒业的股权争夺正陷入胶着,盛大方面对中银绒业的态度已趋冷淡。根据记者掌握的信息,当看到双方这一局势,陈荣锋主动联系了中银绒业,向对方高管爆料,盛大对重庆小闲的授权涉嫌非法,属于盛大高管的私相授予。

记者从接近案件的相关方处获得的信息显示,去年8月左右,陈荣锋找到中银绒业,并同时联系了素来与盛大有冲突的《传奇》游戏版权方娱美德中国的代理律师。陈荣锋向这两方介绍了重庆小闲的运作模式。

接近案情的律师告诉新京报记者,陈荣锋与中银绒业接触的经过是,陈荣锋联系了中银绒业董秘陈晓非,陈晓非向陈荣锋提供了恒天金石高管杨某的联系方式。在盛大争夺战中,此时的恒天金石和中银绒业是盟友关系。听了陈荣锋的介绍,杨某对重庆小闲涉嫌侵权一事“很感兴趣”,让陈荣锋写了书面材料,然后让其联系银川市知识产权支队负责人。

重庆检方出具的证人证言,证实陈荣锋还曾找到银川市有关领导,反映重庆小闲公司的相关情况。

天眼查信息显示,2016年7月20日,韩国公司娱美德在银川注册了子公司“娱美德科技”。一个月后,娱美德便向银川警方报案。

报案人成被告

两地司法结论迥异

作为《热血传奇》的版权方之一,娱美德认为,盛大作为仅拥有亚拓士一方授权的公司,“从来没有将《热血传奇》对外进行转授权的权利。”基于这一认识,娱美德认为重庆小闲运营《热血传奇》属于非法,向宁夏知识产权犯罪侦查局报案。

与此同时,一个名叫陈亮的人也以私服玩家的身份,向银川警方报案,称重庆小闲存在违法私服的情况。对于几乎同一时间针对重庆小闲的两个报案,银川警方均进行了立案。在此后重庆警方对陈荣锋等人“侵犯重庆小闲商誉案”的调查中,陈亮被查明是在陈荣锋的指使下报案。

今年10月25日,新京报记者探访重庆小闲重庆总部时看到,该公司墙上贴着5PK传奇宣传画,公司隔壁就是重庆网安总队移动游戏创业孵化园警务室,公司官网显示,多位重庆市领导曾对重庆小闲进行视察。和银川市一样,重庆小闲所在的重庆市两江新区也试图打造游戏产业园。

新京报记者获取的一份对于重庆小闲公司法人代表方智振网上追逃书显示,银川市公安局侵犯知识产权犯罪侦查大队在《新梁山传奇》侵犯著作权案的侦查工作中,发现重庆小闲公司控制4000个左右的热血传奇私服,在短短两年内,非法获利达百亿余元。

去年10月11日,银川警方办案人员向记者确认,初步调查发现,重庆小闲在短短两年多的时间内非法获利近60亿元,而不是网上追逃时发布的百亿元。

银川警方当时称,经调查取证和审讯,已查实重庆小闲在线科技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胡小伟、蔡文,董事长龚兆玮,法定代表人方智振等人通过流量攻击、“侠客登录器”发起的流量劫持等手段控制、垄断全国八成以上的《热血传奇》私服,涉嫌形成了集自运营、控制他人运营于一体的全国最大《热血传奇》私服侵犯著作权犯罪产业链。

重庆小闲公司则坚称,公司合法拥有《热血传奇》网络游戏的著作权授权及维权授权。据其介绍,韩国娱美德公司与亚拓士公司(盛大游戏控股子公司)共同研发了《热血传奇》游戏并登记为原始著作权人,共同拥有《热血传奇》著作权及相关权利。

重庆小闲的说法得到了授权方盛大方面的支持,但银川警方对此并不认同。

除了坚决否认自身非法,重庆小闲公司还认为,陈荣锋等人损害公司商业信誉,并以此向重庆市两江新区公安分局报案。

去年10月到11月,陈荣锋、陈亮、李威威等人相继被重庆警方抓获。

2016年11月,在陈荣锋被重庆警方刑拘后,银川公安办案民警曾向记者表示,银川警方依法办案,陈荣锋被抓,并不影响银川警方对重庆小闲公司的调查。

除了陈荣锋、陈亮外,同案另一被告李威威是湖北奥游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据其方面介绍,由于李威威曾帮重庆小闲做过技术开发,对重庆小闲较为了解,因此获得银川警方聘请,为银川警方提供技术支持,李威威律师马特华认为,协助警方属于履行职责,不应当被认定为犯罪行为,并当庭提交了银川警方聘书复印件作为证据,而重庆检方未予采纳。

重庆方面给出的是与银川截然不同的判断。

今年10月24日,重庆检方在对陈荣锋等人的公诉中提出,陈荣锋等人明知重庆小闲经营合法的情况下,虚构事实,损害重庆小闲公司商誉,对重庆小闲公司的经营造成重大影响,公司商业信誉、经济利益遭受到重大损害。

陈荣锋和李威威律师均认为,在重庆小闲公司本身授权合法性存疑的情况下,以此来判定陈荣锋、李威威等人损害重庆小闲商誉并不合适。

中银绒业退场

遗案或不利盛大“回A”

从可获知的信息中,无法判断中银绒业在接到陈荣锋的“汇报”后,是否对银川警方打击重庆小闲起到了作用。可以确定的是,从当时的情况来看,打击从盛大获取授权的重庆小闲,则等于间接指向盛大。

在盛大麻烦缠身之际,此前一直志在争夺盛大的中银绒业也开始谋求退出。

今年1月9日,中银绒业正式发布公告称,公司于2017年1月6日收到控股股东宁夏中银绒业集团发来的有关转让所持盛大游戏股权的通知。

根据协议,中绒圣达、中绒文化、中绒传奇、宁夏正骏、宁夏丝路将间接持有的盛大游戏47.92%股份转让给华通控股设立的曜瞿如投资企业,转让完成后中绒集团不再持有盛大游戏股份或表决权。若上述收购完成后,世纪华通控股股东及大股东将合计间接持有盛大游戏90.92%的股权。

对于盛大游戏47.92%的股权转让价,世纪华通和中银绒业均未披露,外界猜测,相比买入价,中银集团在此笔交易中将获益不菲。

今年6月13日晚间,世纪华通宣布收购完成,大股东承诺以实际评估值为作价基础将其持有的盛大游戏权益优先转让给公司。对于该笔转让价格,11月9日,新京报记者分别致函世纪华通和中银绒业。世纪华通以商业秘密为由,拒绝回应。截至发稿,记者未接到中银绒业回应。

尽管中银绒业与盛大游戏“擦肩而过”,但盛大游戏最终仍与银川结缘。记者注意到,今年2月,盛大游戏落户银川。

李威威称,大概自2016年10月后,宁夏警方再未找过其协助办案。

近日,新京报记者联系银川警方,对方表示,重庆小闲侵犯娱美德著作权一案仍在办理中。

今年8月27日,世纪华通股东华通控股和邵恒、王佶持有的曜瞿如投资与银泰系旗下的JW公司签署了股权转让协议,收购盛大游戏剩余9.08%的股权。收购完成后,世纪华通大股东将持有盛大游戏100%的股权。

与此同时,世纪华通高层也公开对外表示,尽快推动盛大游戏回归A股。

不过,对于盛大回A后的“未来”而言,与娱美德之间的版权官司仍然是个麻烦,知名游戏专家楚云帆向新京报记者表示,盛大游戏和娱美德著作权纠纷由来已久,双方均对《传奇游戏》享有一定权益,任何一方单独对外授权,都存有瑕疵,如果纠纷持续进行,对盛大游戏回归A股以及未来的估值,都会产生不利影响。

盛大游戏相关人士告诉新京报记者,公司拥有的版权合法有效,“今年6月30日与亚拓士达成为期八年的新续约协议后,盛大游戏相关权利依法得以有效延续。”而娱美德方面则向记者称,公司已经在上海知识产权法院对此提起了禁令申请和诉讼,法院在2017年8月16日裁定亚拓士和盛大“立即停止履行2017年6月30日签订的《续展协议》”。

2017年11月15日,重庆渝北区检察院宣判陈荣锋获刑一年八个月、陈亮获刑一年两个月,李威威获刑一年,缓期两年执行。陈亮态度未知,陈荣锋律师称与陈荣锋商量决定是否上诉,李威威明确将提起上诉。

截至目前,韩国娱美德、重庆小闲、陈荣锋几方仍对“商誉权”“版权”官司缠斗不休。而在盛大私有化这场大戏中,盛大、世纪华通、中银绒业几方已“各得其所”。

盛大游戏私有化大事记

2014年1月

盛大宣布私有化,引发多家资本觊觎。

2014年11月

中银绒业集团加入战团,受让盛大集团持有的盛大游戏股份。

2015年2月

中银绒业披露,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公司被证监会调查。

2015年6月

世纪华通“半路杀出”,通过购买海通所持股权,间接持有盛大游戏43%股权。

2016年4月

盛大游戏管理层将宁夏亿利达所持股份和投票权全部出售给银泰系旗下子公司JW?HOLDINGS?CAYMAN?LP,该笔转让导致中银绒业丧失对盛大游戏重组的主导权。随后,中银绒业向银川市中级人民法院起诉要求确认转让无效。

2016年8月

中银绒业在盛大游戏母公司股东大会遭遇重大挫折,其提出的改组董事会、委任中绒集团及其关联方提名的三位董事均未通过。

2016年8月

陈荣锋与中银绒业和《传奇》游戏版权方娱美德公司取得联系,并介绍了盛大游戏授权的重庆小闲存在违法行为,银川警方介入调查。

2016年10月

重庆警方介入调查陈荣锋损害重庆小闲商誉一案,并将陈荣锋等人抓捕。

2017年1月

中银绒业集团将所持有盛大游戏股权全部转让世纪华通控股股东。

2017年11月

重庆渝北区检察院对陈荣锋损害重庆小闲商誉一案宣判,陈荣锋获刑一年八个月。

新京报记者?彭彬?武汉、杭州、重庆报道


原文地址:http://www.adminso.com/articles/view/259696
(站长搜索- http://www.adminso.com/articles -资讯,中国最具专业的站长资讯新闻频道,报道国内外动态权威的站长资讯动向,关注新闻,透视事件热点资讯。)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本文标签: 游戏 , 健康 , 网站 ,

[访问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