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推广三步走:免费注册 -> (提交网站)/(文章投稿) -> 带来无限流量
最新收录网站   最新网站源码下载    最新更新资讯文章
首页 >> [资讯文章] >> 科技资讯 >> 业界动态 >> 26岁网瘾青年的“矛盾人生”

26岁网瘾青年的“矛盾人生”

2015-12-08 07:12:15 整理发布    

他,今年26岁。从2007年至今,已经7次因为盗窃被抓,深陷囹圄...《26岁网瘾青年的“矛盾人生”

他,今年26岁。从2007年至今,已经7次因为盗窃被抓,深陷囹圄。最初,他盗窃是为了筹钱上网,后来却盗窃成瘾。每次在看守所、监狱里,他都会为自己感到羞愧内疚,觉得对不起父母,对不起社会。

日前,一封从他手中写出的信在网络流传,让公众看见了他的内心世界。那是一个矛盾、痛苦交织的世界:他很需要父母的关爱,却不知该如何和父母相处,一次次让父母失望;他很清楚自己人生的失败,为所作所为自责,但就是管不住自己,一次次重蹈覆辙;他想做出一番事业,至今却一事无成,更可悲的是,就连身边最亲的人似乎都已不再信任他了。

昨日上午,在顺德看守所,小俊首次向记者讲述了自己的隐秘世界。他说,这次的反省更深刻了,只有获得更多的关爱,就一定能改过自新。可是,父亲却担忧地摇头说:“能否改正,放出后才知道。”

“在这个世界,我就只有爸妈两个亲人,所以我请求您(你)们不要让我对您(你)们一无所知,至少给我写封信也好,不然真会疯掉的。”

“现如今回想起我做的那么多对不起(人)的事情,每每想起过去的青春年华都是在这个高高的围墙里渡(度)过的,想象(想想)都觉得可悲……”

一封特殊的感谢信

11月12日,民警周培基收到了一封特别的感谢信。信中这样写道:“我记得您最后一次提审我的时候跟我说过,愿意做一个像大哥一样的朋友帮助我,对吗?真的,我会改的,因为我不想让众多关心爱护我的人失望了,也同样感谢你能做我的朋友。”

这封信出自顺德看守所一位26岁青年之手。写信的人叫小俊,曾经因为沉迷网络,他在网吧游戏中度过了无数青春时光,更令人头痛的是,没钱时小俊染上小偷小摸的恶习,因为多次盗窃自行车、电动车,他至今已经“7进宫”,其中行政拘留3次、劳教1次、判刑3次。

用小俊的话说,他已经脱离社会10年了,七八年来80%的时间都在看守所、监狱中度过。今年9月1日,小俊因在顺德伦教盗窃被刑拘,随后被判刑1年5个月。这是小俊第7次丧失自由,距离上次“重获自由”仅隔了3个月。

由于是“惯偷”且屡教不改,不少民警都觉得小俊“没救了”,但曾四次送小俊进入看守所的周培基没有绝望。每次小俊被抓后,周培基都会找他谈话,用朋友的方式进行劝导,帮忙解决生活中遇到的困难。周培基的坦诚和热情,取得了小俊的信任,成为了小俊口中的“大哥”。

虽然周培基也曾亲手抓过他,但小俊觉得,周培基是热心人,值得信任,于是就有这封特殊的来信。

再次身陷囹圄,小俊每天的生活很规律,还会看书反思。他对自己的行为异常羞愧,决定改过自新。此外,小俊放心不下年迈的父母,尽管亲子关系紧张,但他通过偷看父母藏起来的病历,知道父母的身体都不好,因此想让周培基带话给父母,让他们保重身体,也请别放弃他。

他的自述

想上网离家出走游戏缺钱盗窃却“成瘾”

昨日上午有些冷意,记者在顺德看守所见到的小俊却仅穿着拖鞋,冻得有些发抖,见到周培基,就喊“哥”。

小俊身高1.7米,长相老成,如果不是身穿囚服、戴着手铐,很难看出眼前的他沉迷网络、盗窃成瘾,且已经“7进宫”了。

小俊出生于江西赣州一个小乡村,由于家庭困难,小学毕业后就辍学了。15岁那年,小俊跟随父母来到顺德伦教,先后进入制衣厂等工厂做工。积攒了一些工钱后,小俊向父母提议要用自己赚的钱买一台电脑,但遭到了父母的强烈反对。于是,叛逆的他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直接拿银行卡出走,几个月未归。

这段离家出走的时间,小俊一直在网吧度日。

打游戏是一件烧钱的事,小俊一有钱就会用在游戏上。2008年,小俊和朋友一起贩卖服装,生意不错,一年就赚到了十几万元,而他很快就把这笔钱全部用在游戏上。后来在朋友的诱导下,小俊开始了盗窃。

小俊说,第一次盗窃是因为缺钱打游戏,一朋友提议“弄点钱”。“我仅仅负责看风,但害怕极了”。他说,有了第一次后,开始管不住自己的“手”。

“看到好的,自己没有,就想拿到。”用小俊的说来描述,这种盗窃更多的是一种心理疾病,单纯就是想偷。小俊只敢“小偷小摸”,自行车、电动车成为了主要目标。就这样,从2007年至今,小俊已因盗窃“7进宫”了。

想不明白太多事

现实中没有朋友

网瘾、盗窃瘾,是小俊人生中面临的两大难题。每次被抓后,小俊都会下定决心“这是最后一次偷了。”但每次都以失败告终。这种内心的挣扎让小俊相当痛苦,他意识到,一种“自相矛盾”,一方面对自己的行为深深羞愧,一方面又管不住自己,沉迷其中。

小俊说,他读书不多,常常想不明白很多事情,也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也不知如何与他人相处。而在虚拟的游戏世界中,能找到成功的满足,但有时也感到空虚。他也有过一次网恋的经历,双方聊得很开心,后来对方特意来找他玩,没聊几句他就尴尬得逃走了。

小俊说,在现实世界,他没有一个可以真正交流的人。“有一次,我想到了自杀,差点从26层楼跳下来。”小俊说,其实他也不想这样,“都26岁了,还一无是处,自己都觉得很丢脸”。

自称长在暴力之家

刑满后没人接回家

或许,如今的小俊和他的成长环境分不开。他说,长期生活在一个暴力家庭,经常受父亲的责备,无法和父亲正常交流,“有什么事情,不敢表达,只能憋着,不然很可能挨一顿骂”。而由于婚姻矛盾,小俊的妈妈一度和爸爸决裂,5年里年幼的小俊几乎没有和妈妈见过几次。

叛逆,让父母对小俊更加失望,甚至有点放弃他了。上一次刑满释放后,小俊异常失落,他发现没有亲人来接自己。小俊自己回到家里,和父母吃了一顿饭,这是小俊今年为止唯一和父母吃过的饭,被他称为是”团圆饭”。回忆起来,小俊说这顿饭“很幸运”,因为妈妈差点就出了远门。这也成为小俊心中最幸福的回忆之一。

可怜天下父母心

嘴里说着不原谅

却把悔过书看几遍

得知小俊写信悔过的消息,父亲张先生有些无奈,直接摇头说:“能否真正改,只有后面才知道。”小俊屡教不改的恶习显然伤透了父母的心,曾经小俊也一次次说要悔过,但最后还是重蹈覆辙。这次,父母对小俊仍没有太大的信心。

张先生来顺德打拼多年,已闯出一番小事业。用小俊的话说,“家中新建的楼房相当漂亮,就像小别墅”。说起儿子,张先生觉得相当“丢脸”,多次强调:“儿子是儿子,我是我,我最讨厌犯罪,永远不会原谅儿子”。

“只要不犯法,做什么都好。”这是张先生给儿子的底线,但小俊一次次让父亲失望了。张先生说,这些年,他不敢让小俊住在身边,就是怕他会偷了邻居家。

而最伤张先生心的是,儿子有时会说一些令人心碎的“谎言”。如小俊突然跟父亲说,“爸,你眼睛不好,早点休息。”张先生备受感动,觉得儿子长大了,可一觉醒来发现小俊不见了,原来儿子的话只是为了早点跑出去上网。

有一次,失控的小俊打了妈妈,从此母子的关系陷入“冰点”。对于这个“问题儿子”,张先生也会说些“狠话”,如再犯一次,就断绝父子关系;30岁后如果还这样,就不要回家了。

采访中,小俊也坦承,他感觉父母要放弃他了,这让他很害怕。

但事实上,小俊的父母并没有放弃他。前不久,张先生就为小俊寄去了过冬的衣服;儿子写给民警周培基的信,张先生认真看了好几遍。“不管怎样,他都是我的儿子,我都会接纳他。”在这位年仅6旬的老父心中,他还是爱着儿子,只是有时不知道该用哪种方式去爱。

他的

命运

这封约1000字的信,虽有不少错别字、病句,但句句坦承,真实反映了一个问题青年的内心,也打动了不少人。

对于这种期待,父亲张先生却充满深深的忧虑。

小俊这次真的能改正吗?“能,只要有关爱,我就能改。”小俊给出了肯定的答案。

最近在看守所里,小俊也在积极阅读。小俊表示,现在他意识自己还有别人的关爱,比如来自父母,来自民警周培基,这些爱可以给他力量克服网瘾和盗窃瘾。而小俊的内心也在盘算出狱后的日子,他想到了创业。

顺德公安伦教分局教导员石柳芬建议,小俊今后出狱后,要找专业的心理咨询师辅导,解开内心的困惑,彻底戒掉网瘾和盗窃瘾。

微信搜索“站长搜索”关注抢6s大礼!下载站长搜索客户端(戳这里)也可参与评论抽楼层大奖!


本文链接:http://www.adminso.com/articles/view/189649
(站长搜索- http://www.adminso.com/articles -资讯,中国最具专业的站长资讯新闻频道,报道国内外动态权威的站长资讯动向,关注新闻,透视事件热点资讯。)


声明:本文内容来源自网络,文字、图片等素材版权属于原作者,平台转载素材出于传递更多信息,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与学习,切勿作为商业目的使用。 如果侵害了您的合法权益,请您及时与我们联系(93898856@qq.com),我们会在第一时间进行处理!我们尊重版权,也致力于保护版权,站搜网感谢您的分享!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本文标签: 26 , 网瘾 , 青年 , 矛盾 , 人生

[访问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