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推广三步走:免费注册 -> (提交网站)/(文章投稿) -> 带来无限流量
最新收录网站   最新网站源码下载    最新更新资讯文章
首页 >> [资讯文章] >> 科技资讯>> 业界动态>> 告诉你12条产品设计经验 微软亚洲硬件设计主管

告诉你12条产品设计经验 微软亚洲硬件设计主管

2015-04-18 22:15:11 整理发布    

郑伟,微软亚洲硬件技术中心设计主管,在加入微软前,他先后在三家公司工作过,也曾创过业。在每一个阶段他都能做得不错,却始终没有找到内心最满意的状态...《告诉你12条产品设计经验 微软亚洲硬件设计主管

郑伟,微软亚洲硬件技术中心设计主管,在加入微软前,他先后在三家公司工作过,也曾创过业。在每一个阶段他都能做得不错,却始终没有找到内心最满意的状态。

“我上大学时就用过微软的鼠标,来之前我会衡量这是不是一个好的工作机会。我很早就知道微软的设计在业内处于领先地位,我觉得在这里自己会发挥得更好。”2010年,经过7个月10轮面试,他如愿以偿地进入微软,也结束了自己“在路上”的状态,找到了可以自由打滚的天地来安放兴趣与职业理想。

现在,郑伟已经在微软工作了四年多。规模较大的跨国公司在中国做设计的很少,微软则一直在中国拥有设计部门。郑伟初加盟微软时,稍感不适应,因为时差原因,他经常需要在清早或晚上与美国团队开会,但要想把产品做好,的确需要更多的沟通,慢慢也就习惯了。更重要的是他收获了很多惊喜,“在微软,我跟美国的设计团队保持经常性沟通,有时会飞到美国跟他们一起工作,这让我眼界大开,我强烈地感觉到自己在进步,有时候是设计上的进步,有时是对产品认识的进步,有时是工作流程上的进步。”在初始阶段,他甚至感觉到自己每一天都有收获和提升。微软国际化的环境和团队是郑伟一直孜孜不倦寻找的,朝夕相处的工作与探讨,使他的工作能力和综合实力都实现了跨越式提升。

经验一:听从内心

与此同时,郑伟对设计的热情、天分和创业时期培养起的商业感觉也给工作带来了莫大帮助。在同事眼中,他是身边近年成长较快的一名管理者。“没有你们在,中国部门是不可能承接完整的项目的。”这是上司对他和小组的褒扬。的确,设计是产品前端的东西,没有设计就无法做出产品。郑伟觉得这四年是跟微软共同成长的过程,微软帮助自己提升了工作能力,而自己的设计也帮助微软做出更多更好的硬件产品。这种良性的互动关系,让他在这里找到了兴趣与职业的契合点,不必委屈自己的兴趣,也不会因为不喜欢而怠慢。

一直以来,郑伟都是一个善于听从内心声音的人。高中毕业前,他经过深思熟虑觉得自己的兴趣是做工业设计,于是不顾老师的苦口婆心,毅然休学学习绘画,准备考艺术类院校。仅仅经过三个月的准备,郑伟就考取了天津美术学院,开启了设计师的生涯。

在接受采访时,他坦言希望有天分的设计师试着去找一些能够发挥自己才华的环境,否则在不好的环境里被埋没掉,其实是很可惜的。

经验二:追求开放

2014年9月,微软推出了无线蓝牙键盘Universal Mobile Keyboard,它除了支持Windows系统外,还支持iOS和Android设备,并且可以在三者之间轻松切换,功能强大,令人惊喜。

第一天接触这个项目时,郑伟脑子里就出现了一个大大的问号,“Android和iOS都不是微软的,为什么要支持它们?”后来,当他真正理解新任CEO萨提亚・纳德拉提出的新战略“移动为先,云为先”后,才完全打消了疑虑,“我们这个产品就是‘移动为先’的,更重要的是,未来我们将以更加开放的心态来面对产品和研发。”

产品上市之后用户反响非常好,无线蓝牙键盘Universal Mobile Keyboard还荣获了红点设计大奖,这正是开放带给微软的惊喜。

经验三:用户推动

郑伟和小组设计的Universal Mobile Keyboard向全球发售,要满足不同的语言输入要求和应用于不同的操作系统。不同的语言输入要求有不同的按键,不同的操作系统对键盘的定义也不同,譬如Windows里Ctrl + C(复制)、Ctrl + V(粘贴)使用较多,但在iOS里就是Command + C、Command + V;又如在Windows系统里,有一个图标为小窗口的键,按下它就会回到桌面显示,在iOS系统里则是一个有方形标识的圆形键,在Android里则是一个有“Home”字样的键――仅仅在新设计的键盘上这个按键该用什么图案,小组就争论了好几个月。

这么做,会不会使研发流程复杂化,让设计师们迟迟看不到工作成果而露出沮丧?沮丧仅仅是表面上的,在内心深处,郑伟和组员们更关注用户在用什么,需要什么以及怎么使用产品。他们既想做出真正能让自己心花怒放、倍感自豪的产品,又希望改善用户的使用体验,实现终极目标――设计上的成功、产品上的成功和商业上的成功。

经验四:更早失败,更快失败

键盘、鼠标等硬件产品的研发资金投入非常大,因为这些都是人们可以摸到、感触到的,它们是实实在在的产品,在设计中要做到尽善尽美。“如果把产品做坏了,纠正的方法只能是从用户那里召回,这是我们最不希望看到的。”郑伟坦言,“我们每次做硬件产品,都非常谨慎,因为当你真正将一个产品发布到市面上以后,就没有机会再出错了。”Fail earlier,fail quicker(更早失败,更快失败),郑伟和小组会在设计过程中不断地试错,以保证研发出最正确的产品。

经验五:做“对”vs.做“快”

“一般来说,一款产品越早上市我们就会越早有收益,但是做‘对’一个产品是我们最基础的要求,而不是做‘快’一个产品。”

说到这点,郑伟举了一个例子:“在今年的MWC 2015微软发布会上,我们发布了全新产品――通用可折叠键盘Universal Foldable Keyboard,这是一款可以对折的便携轻量级键盘,拥有防泼溅设计,折叠之后的厚度有1.15厘米。通用可折叠键盘是微软一款典型的“跨平台”爆品,同时支持Android、iOS及Windows Phone三大系统,键盘上设有专属键,可以一键切换系统。除了应用和服务的“跨平台”,这款产品还能够“跨硬件”。用户可以将其与两个兼容设备配对,并通过Bluetooth 4.0快速在两者之间切换。通用可折叠键盘Universal Foldable Keyboard花费了我们很长的时间进行设计研发,在不断的尝试和讨论之后,我们才成功地将这个产品设计出来。”

周期的漫长看似代价高昂,其实也会带来报偿,因为一款真正好的鼠标或键盘也许未来十年都会受到用户的欢迎。与其匆匆忙忙中推出连自己都不满意的产品,不如投入时间精心雕琢“经典款”,像微软蓝影3500无线鼠标就是这样一款经典的产品,直到现在都在业内颇受好评。

经验六:主角与配角

从参与设计Surface系列的多功能扩展坞(Docking Station)、Surface配套的鼠标、蓝牙设备和转接头等一直到最近的键盘,郑伟似乎总在唱配角。不过,他本人并不这么认为。“说起配件,我们就要讲到生态系统。Surface是一个计算设备,它的主要任务包括计算、输入、运算。在这个生态系统中,如果离开了键盘、鼠标这些配件的支持,工作效率就会大大降低,生产力更无从谈起。”

在郑伟眼中,配件是主体产品的扩展,虽然没有主体产品那么鲜亮耀眼抓人眼球,却实实在在地给用户带来方便。另外,还有很重要的一点,郑伟强调,“有很多公司的配件产品业务比主体还要大,因为配件更能盈利。”对于颇具商业头脑的他来说,这也许是让自己心甘情愿地做“配角”的一项重要原因。

经验七:漂亮与好用

“好的设计是不断创新的;好的设计是实用的;好的设计是唯美的;好的设计是能让产品说话的;好的设计是安静的;好的设计是诚实的;好的设计是历久不衰的;好的设计是周密的;好的设计是能与生态和平共处的;好的设计是极简的。”这郑伟推崇的工业设计教父级人物迪特・拉姆斯(Dieter Rams)提出的“好的产品设计的十个准则”。

在具体工作中,郑伟虽不会对照这十个准则来检验自己和团队的设计,但会把这些要求默记在心里,内心清楚要做到何种程度才能达到标准。就拿“好的设计是极简的”(As little design as possible)来说,做到这一点并不容易,因为许多人喜欢无缘无故地做出一些造型来,微软的追求则是既简洁又美观,注重产品的可用性,“简洁并不简单”。

在郑伟眼里,一名好的工业设计师需要有工程的思维,同样要有用户体验的思维。对工业设计师最基础的要求就是把产品做漂亮,但如何将产品做得既漂亮又好用,这才是对工业设计师们的最大考验。

经验八:靠近产业链

微软亚洲硬件技术中心设在深圳。提起深圳的硬件环境,郑伟难掩激动:“华强北这条街基本都是卖硬件产品的,像这种规模的街在世界上这是第一个。另外,深圳、东莞和周边有非常完善的产业链,你做一个产品不用出广东省,包括芯片、注塑、喷漆、组装、运输等,不出东莞、深圳都能搞定。对于硬件研发者来说,这简直太方便了,你什么都可以买得到,什么都可以做得出来。”

更重要的是,深圳和周边城市的这条硬件产业链除了有工厂,还有人力资源――集合了很多硬件研发人才,包括工厂人员、设计人员、工程师等。人才和资源都集中在这里,微软亚洲硬件中心也在微软全球的硬件生态系统中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那么郑伟和小组能做什么来推动深圳硬件中心变得越来越重要呢,他的答案是在这得天独厚的环境中,做越来越多越好的创新。

经验九:创新者生存

“微软内部上自CEO下至基层员工都在构建创新的氛围。我们设计研发部门其实是一架创新发动机,这个发动机启动了,就可以带动其他部门一起动起来。”

郑伟希望自己能做一名创新的极客,带动大家刮起脑力风暴,做出新产品来改善人们的生活体验。“在移动办公中,用户使用的电子产品都越来越轻薄,这时你给他一个很大很重的鼠标,简直是一种累赘。”他希望配件跟产品主体一样变得越来越轻薄,易携带,自己和小组设计的产品要给微软全球用户带来更美好的体验。

“Arc Touch Mouse,我们这个产品把占空间这么大的鼠标,做成一个似薄片的产品,折成平的后可以放进口袋里。这完全改写了你对鼠标的定见和使用体验,你会觉得好酷。”

创新是唯一的生存之道。Arc Touch Mouse的诞生,也许只是微软创新马拉松中的一个小脚印。

经验十:妥协与坚持

每位设计师都希望自己的构思能付诸实践,期待做出好的产品,他们不希望妥协,然而有时候又必须做出一些妥协。因此,妥协与坚持,是设计师经常会面临的一个问题。

“我们做Docking Station的时候,对于外观喷漆,我们没有妥协,尽管成本相当高,我们还是在整个扩展坞上都喷了漆,因为我们觉得喷漆会有更高的质感。”

这次坚持,是因为他们想给用户更好的质感体验。在工作中,自己和小组并非一味坚持的人。在郑伟眼里,好的设计创意固然可贵,但同时也要具备可行性。自己和团队每次做产品时,在最初设计阶段便会兼顾产品目的和商业目的,并将两者权衡好。“创新和实践中间总能找到一个平衡点,一个优秀的设计师必须具备这种权衡的能力。”从某种意义上,郑伟感觉一名好的设计师其实就像杰出的艺术家一般,总能走好创意和商业之间的平衡木。

经验十一:追求极致

极致的薄、极致的轻……在郑伟心中,追求极致是微软做产品的一种态度。“我们不会把培养粉丝群作为目的。如果有粉丝群,它是一个自然的结果,这个结果来源于好的产品。我们的产品差异化来源于我们对极致的追求。“郑伟如是说。

微软Surface系列因为兼具平板电脑的轻便和笔记本电脑的强大功能而备受用户欢迎。在产品设计阶段,设计师们没有选择简单地用喷漆或其他方法来做浅层次的差异化,而是采用了镁铝合金作材料,因为这种材质在很薄的情况下可以支撑很大的强度。对产品追求极致的态度促使他们研发不同的材料或设计不同的外观,自然而然地做出差异化的产品。

在做的过程中,郑伟和小组经常思考,挑战自己和手中的产品,用批判的眼光来看待它,“这个产品是不是比以前好?是不是足够好了?“很多时候,他们的纠结来自于想把产品做得更加好,做到极致。

经验十二:软硬兼备

软件企业,可能是大众头脑中对微软的固有标签。殊不知,微软早已驰骋在硬件的战场上,尤其是HoloLens的横空出世,仿佛给科技界投下了一颗“深水炸弹”,掀起惊天骇浪。

现在,郑伟和团队的工作中有很大部分都是围绕着移动产品,包括手机、平板及类似的移动产品。原因不言自明:笔记本替代了一部分办公室主机,平板又代替了一部分笔记本,又有一部分手机代替了平板。“这种趋势很明显,用户越来越‘移动’,我们希望通过做更多移动产品的配件来支持,既满足用户的使用习惯,又符合公司‘移动为先’的战略愿景。“

郑伟认为,微软在硬件领域的一大优势就是对生产力的深刻理解。从产品原型孵化到工业设计,都聚焦于服务企业与个人的高价值活动,提升生产力。譬如微软的鼠标与键盘,造型都符合人体工程学设计,目的就是减轻手腕和手臂的扭曲,缓解工作疲劳,让工作者更舒适、健康,从而更专注于提升生产力。Surface更是区别于其他平板电脑产品,配备了可拆卸键盘,全面支持Office办公软件,并为用户提供了丰富的端口,使用户能同时兼顾工作与娱乐场景。

“微软一直在努力,我们已经做出了Surface、Xbox、HoloLens,未来我们还会做出更多更好的硬件产品。”郑伟自信满满地说道。“硬件和软件缺一不可,如何用硬件载体实现更好的软件体验,将是我们未来努力的方向。”


本文链接:http://www.adminso.com/articles/view/131972
(站长搜索- http://www.adminso.com/websites -网站收录,为站长提供分类最全,最专业的网站收录平台!)


声明:本文内容来源自网络,文字、图片等素材版权属于原作者,平台转载素材出于传递更多信息,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与学习,切勿作为商业目的使用。 如果侵害了您的合法权益,请您及时与我们联系(93898856@qq.com),我们会在第一时间进行处理!我们尊重版权,也致力于保护版权,站搜网感谢您的分享!

分享给小伙伴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