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站长搜索

栏目

博士降薪10万从京东跳槽到工厂

来源:第一财经

(原标题:降薪十万从互联网大厂到制造业车间,这些工科生给出哪些理由)

作者:金叶子 责编:石尚惠

随着制造业的转型升级,传统行业和新兴技术之间的融合也加大了对交叉学科人才的需求,那些有着互联网大厂经验的从业者从中看到了新的机遇。

博士毕业后,工科生赵恒加入了京东集团,今年上半年,他离开京东去了一家老牌制造业企业,从事工业互联网方面的工作。

“从本科到博士我读的都是机械工程,所以对工业这块本来就很了解。随着AI、5G等浪潮的来临,相比互联网企业,可能传统行业会有更多和新技术结合的机会。”赵恒说。

更早一些的2018年,在阿里待了5年的陈瑜,放下手头负责的工业大脑业务,辞职创办了一家专注于工业数字化转型的公司。谈及离开的原因,陈瑜回忆道,在他看来,当初决定创业时,整个大环境和市场上的风向已经很明显地开始偏向数字化转型、工业互联网等。“另外,互联网公司和制造业这两个领域,在体系机制和文化氛围上就有一些先天不利于融合的因素,所以,我还是想出来做一些真正意义上的制造业。”

数据也佐证了两人对制造业发展前景的判断。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全国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15.9%,两年平均增长7%,比一季度加快0.2个百分点;其中二季度同比增长8.9%。上半年,制造业增长17%,两年平均增长7.5%。其中,高技术制造业增加值同比增长22.6%。工业升级态势明显,新动能成长壮大。

根据工信部近日公布的第三批2930家专精特新“小巨人”企业培育名单,从所处行业看,超六成企业属于工业“四基”领域,九成集中在制造业领域。

上海新兴信息通信技术应用研究院首席专家贺仁龙对第一财经表示,互联网与制造业的融合行业壁垒较高,比如,工业互联网是新一代信息技术与制造业深度融合的产物,其成功的关键在于打破工业壁垒,单靠互联网人很多问题解决不了,更需要本身学工科或者是交叉学科的人才将工业技术、行业机理破解,从而融入到互联网与信息技术中,实现制造业的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之路,以推动制造业转型升级。

从光鲜办公楼到车间工厂

作为制造业大国,我国拥有最完备的工业体系,但是仍面临全而不优的局面。

“十四五”规划纲要提出,加快发展现代产业体系,巩固壮大实体经济根基,包括深入实施制造强国战略、发展壮大战略性新兴产业。

赵恒告诉记者,当初在学校做研究的时候,他已经发现传统制造业可能会在升级上面临一些瓶颈,所以就想着能不能去大数据、互联网运用比较娴熟的互联网公司学习一下,再用学到的知识来为制造业做点事。

“我其实是带着一定的倾向性去的大厂。因为自己对互联网包括AI等技术都不是很了解,所以特别想去互联网公司看看,究竟它们和传统行业的结合点在哪,以及未来到底能为传统行业带来什么。”

在赵恒看来,互联网和制造业之间不论是工作环境还是行业技术,都有很大的差别。

“传统的互联网公司,办公环境可能都是CBD的高级写字楼,各种硬件设施都很好。当你回归制造业之后,经常面临的是要去下车间、进工厂。很多事情必须第一时间去了解现场的信息,才能解决问题,这和以前在互联网公司时待办公室里就可以搞定事情大不相同。”

陈瑜也提到了创办制造业公司后面临的一些“不适应”,在他看来,互联网和制造业的融合,最大的难题是两者基因的迥异。

他解释道,例如,工厂强调的是稳定性、实时性以及规范性,但是互联网从事者通常会有一些比较跳脱和发散的思维,这些会带来不规范的职业行为。“例如在工厂里一些位置乱碰。共同讨论问题时,思维和别人不在一条线上,并没有把对方的需求、思考纳入到自己的考虑范畴之内。”

在他看来,互联网行业很多事情是围绕人展开的,但工厂里很多事情是围绕机器展开的,一些习惯和细节的差异都会带来融合的问题。

“对于我们这种工科出身、曾经也在制造业企业待过的人,这些融合不是问题,但是对于习惯了互联网作风的人,融合起来就有些问题。举个最简单的例子,开会迟到在自动化领域公司是绝对不会出现的,但在互联网公司却经常发生。”陈瑜说。

借鉴与融合

虽然互联网和制造业之间确实存在一些融合壁垒,但对于有着大厂工作经验的陈瑜、赵恒来说,在回归制造业后,也多了一些特别的经验。

陈瑜提到,对于制造业而言,互联网大厂最大的可借鉴之处其在数据支持、数据处理方面有着先天的优势,因此一旦能够将这部分技术运用在制造业上,相较那些传统企业来说就会更游刃有余。同时,“工厂里的一些技术和理念跟互联网交叉融合时,也会带来很多新的想法和思路。”此外,在陈瑜看来,BATJ这些大厂的运营能力,其实也可以运用到制造业里,帮助他们在营销上做提升。

而对于赵恒来说,对他影响最大的,是互联网企业的思维模式。“互联网跟传统行业的思维模式其实差别很大,前者更开放,很多新的东西都敢去用,这对传统行业来说有很大启发。再者,由于互联网公司的数据运用都很成熟,并基于数据催生了一些业务,相比之下,制造业还处在一个刚起步的积累阶段,这也可以启发产业互联网未来的发展。”

赵恒补充道,互联网企业利用C端的数据去做一款App成本非常低,而边际效应却很大,但是传统行业不同,如果要去做数据积累的话,成本非常高。“所以还不能完全照搬互联网的那一套,或许可以采取折中的办法。”

制造业升级机遇

推动制造业升级和新兴产业发展,也需要科技人力资源有相应的储备。

根据去年发布的《中国科技人力资源发展研究报告》,本科层次,我国培养的理工农医科技人力资源共计254.9万人,居世界第一。本科层次,我国工学毕业生比例达到32.8%,高于发达国家。而在硕士、博士层次,工学科技人力资源比例也同样高于发达国家。

除了有多年工作经验的互联网人投身制造业,越来越多有着工科背景以及其他专业背景的年轻人也开始走进制造业。

“我们公司大概有一半以上都是从互联网企业过来的,大部分是90后。”杭州一家汽车解决方案公司员工覃鹏告诉记者,计算机专业出身的他,刚和统计学专业毕业的同事一起参加了在上海举办的第二届全球工业互联网算法大赛,并获得全赛道总亚军、汽车赛道冠军。

覃鹏看好行业发展前景以及长三角完备的产业链,还有一种对实体制造业的情怀。“比如说,我们小时候都很喜欢积木和汽车,而制造业中的那些实体机械还有工具,其实有一种特别的美感。”

赵恒表示,相比以前的工作强度,制造业公司确实小了不少,当然也时常会加班下一线解决问题。而在薪资方面,如果在大厂职级越高,可能回归制造业后实际落差就越大,“我自己大概少了近十万”。

“大家都知道互联网公司待遇很高也很累。”赵恒说,“但是除了钱之外,能支撑你在一个行业里长期坚持下去的东西到底存不存在?这也是我当时在互联网公司时一直思考的。”

在赵恒看来,当前制造业处在一个转型升级的窗口期,这其实也是一个巨大的风口。“现在制造业附加值还比较低,那么在往上发展的过程中,实现高端制造就有不少机遇。”

这两天辗转多城的“空中飞人”陈瑜则笑称,制造业虽然没有提“996”,“但工厂三班倒、机器24小时运作可能随时都会出现一些问题,所以像我这种智能制造领域的从业者,去一线加班是常态。”

不过,陈瑜坚信,制造业的数字化会让更多年轻人喜欢上新工厂。“不断基于数据资源来优化生产资源,新工厂成为一套完整的一体化系统,这个事情会越来越有趣。”

(应受访者要求,赵恒、陈瑜、覃鹏为化名)



[访问PC版]
相关资讯
最新快速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