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站长搜索

栏目

《乔家的儿女》“高开低走”收官,国产剧为何频频陷入“烂尾”窠臼?

来源:网络整理/侵权必删


图片来源@豆瓣

文丨一点剧读,作者丨土豆

国产剧的剧情崩坏,总是一瞬间的事情。当乔家五个儿女先后经历了结婚、离婚、再结婚的“婚姻”戏码后,《乔家的儿女》作品口碑也由此下滑:豆瓣上,目前有超8.1万人打出7.9分,相比起开播之初的8.7高分,略低一筹。

不可否认,这样的豆瓣评分并不算低,甚至相较一众其他国产剧,《乔家的儿女》口碑处于中等偏上水平。但这部剧的幕后出品方为正午阳光,从打造出豆瓣9.3分的《父母爱情》,到《琅琊榜》《伪装者》等多部精良口碑剧强势输出、撑起“正午出品,必属精品”的口号,正午阳光的金字招牌早已深入人心。

当然,这中间,正午阳光也曾出品过个别口碑不尽如人意的作品,如豆瓣评分仅达到5.8分的《欢乐颂》、收视跌至0.4%的《清平乐》,但“国剧门脸”的品牌影响力,观众还是有目共睹。


好比这次在播的《乔家的儿女》,播出之前的早早定档、网台同步播出且未开启超前点播的更新频率,足以看出平台和卫视对“正午剧”的信心。但略显遗憾的是,这部剧的播出反响却并未达到市场预期:酷云数据显示,《乔家的儿女》播出期间收视率基本徘徊于0.1-0.4%之间,堪称近期收视热度最低的卫视作品。当然,这样的低靡收视率也与其双卫视分流和非黄金档播出时间略有关系。

网播层面,这部剧的播出热度还算不错。《扫黑风暴》收官之后,《乔家的儿女》接替了近期卫视剧网播热度第一的位置,后半程平均每天3个+热搜话题、破29.4亿的微博主话题阅读量,都彰显出该剧的话题热度。必须承认,正午阳光的作品无论如何,还是具有一定市场讨论度。

但这种不及预期的大众讨论度及后半程的口碑崩坏,也让《乔家的儿女》面露难堪。《乔家的儿女》还是正午阳光的理想之作吗?从豆瓣8.7跌至7.9,国产剧又为何频频陷入烂尾窠臼

高开低走,正午新剧《乔家的儿女》“错”在哪里?

熟悉正午阳光公司内部运作模式的观众知道,这是一家脱胎于山影,以制片人为中心制、导演为核心竞争力的内容公司。正如上文所提,公司成立初期就先后打造出了诸如《琅琊榜》《伪装者》这样有口皆碑的爆款之作,也先后奠定了其在市场中的地位。

转变是从正午“二代导演”执筒开始,随着正午内部不断扩大,每年上新作品数量递增,正午也于很早之前就开启了“传帮制”的带徒弟模式。公司目前有张开宙、孙墨龙、简川訸等数位年轻导演。这些导演有个共同特征,即都曾在“山影时期”为正午老一辈导演们打过下手,比如《乔家的儿女》这部剧的导演张开宙,也是正午早期作品《温州一家人》《父母爱情》的摄影指导等。


“当家人”侯鸿亮曾在公开场合提到,正午现有的这批“二代”导演,团队并不会对其加以过多干涉,而是鼓励他们做自己想做的题材和内容。好比张开宙,在正午内部曾一度被打上“擅长都市(爱情)剧”的标签。不过,这位导演极具风格化的拍摄手法和略显拖沓的执戏手法,也一度遭到市场苛责。

如果说《如果蜗牛有爱情》《清平乐》是前奏,那么在吸取了两部作品的教训后,张开宙也明显有所改善。起码在《乔家的儿女》播出前半程中,该剧一直备受赞扬,节奏也再无出现拖沓。

改变是从“乔家儿女”陆续经历了一系列失败婚姻开始,随着编剧未夕、也是小说原作者,将“悲剧”内核注入每一个人物后,《乔家的儿女》开始彻底走上狗血道路:这个故事中,乔家的五个儿女们先后经历了各自的磨难。“大儿子”乔一成经历了一次失败的婚姻后,好不容易暂时稳定下来,还没忙完家中的一篓子破事后,却被查出身患绝症。


(乔家五儿女除三妹外,全部喜提‘离婚’)

与此同时,乔家“作爹”乔祖望却与保姆小苗上演了一出“黄昏恋爱”,将乔四美赶出家中、让保姆一家子入住,为了给保姆包红包被车撞出个半身不遂……《乔家的儿女》彻底被扣上“家长里短”、“乱七八糟”的帽子。“生活可以狗血,但不可能将所有狗血剧情安排在一家人身上”、“《乔家的儿女》应该改名叫《乔家的倒霉蛋》。”、“中国版《顶楼》”……网友们在社交网站上如是吐槽。


《乔家的儿女》后半程故事自然脱离不了“狗血”,加之这次张开宙导演在剧情后半程自动开启的二倍速剪辑手法,让整个故事略显破碎。但这并不是影响该剧市场热度持续走低和后续口碑下滑的关键因素,真正因素或许在于其原著小说充满“致郁”系的内核,编剧及原作者未夕曾在书中如是写道,“人不过是这么回事,你这也好,那也好,但并不代表你可以幸福”,言外之意,也道出了这部剧的核心思想,即在生活面前人人都是普通人。

或悲伤、或喜悦,或成功、或失败,这不过是小人物平凡的一生,没有“伟光正”、也没有脱离现实主义的理想之歌,拥有的不过是普通人的一日三餐和家常里短。遗憾的是,目前来看国产受众并不能接受这种悲剧系内核创作,加之没有人可以接受“生活可以狗血,但不可能将所有狗血剧情安排在一家人身上”的影视化创作表达,《乔家的儿女》最终只能以“错付”收场。

这种“错付”有来自创作层面的硬伤,也受当前市场环境的影响。

国产剧为何频频陷入“烂尾”窠臼?

从一个维度来看,《乔家的儿女》后半场剧情崩坏,也代表了当前市场内一批经常高开低走、出现“烂尾”情况的影视作品。好比之前市场中闹得沸沸扬扬的《结爱·千岁大人的初恋》,该剧曾以豆瓣7.5开分,最终却以编剧、导演下场道歉收官,原因就在于剧情后半程的突然注水、配角戏份增多等因素。

在这场道歉风波中,《结爱》的导演陈正道曾解释,“是因为自己之前一直拍电影,对电视剧流程不算清楚,缺少了一定的时间管理。”这才导致《结爱》后半程的剧情崩坏。或许对于《结爱》粉来说,以这样的方式对一部作品进行告别,还算幸运。更多的不幸是,很多作品出现“烂尾”或高开低走之后,主创团队往往不会为此进行公开道歉,甚至不曾将其当作一件重要的事情。

好比之前播出过的《下一站是幸福》《以家人之名》等,都曾出现过该问题。后者甚至因为其播出期间的市场热度和开局上8分的豆瓣评分,入围了上一届白玉兰最佳电视剧榜单,令人唏嘘。



正午阳光其他作品,如2019年上线市场的全民爆款《都挺好》,以及12集短剧《我是鱼欢水》,都有过这样的情景出现。刚刚开播时豆瓣评分过8,甚至达到8.5高分,收官在即口碑却已下滑至7分左右,目前两部剧在豆瓣上的评分分别为7.8和7.3,中规中矩却也错失了口碑爆款。

回看这些作品频频“烂尾”原因,除了诸如《结爱》这样的电影团队入驻电视剧市场等个别案例外,大部分作品烂尾情况无外乎与“资方”有关。不少编剧或演员曾明里暗里透露出影视剧市场的创作法则,即投资方为大。在内容创作者编剧拿不到话语权之际,作品质量也就难以得到保证。好比之前赵丽颖晒出的“两张汉堡图”,谍战剧《风筝》的编剧争夺署名权等。

影视剧创作说到底还是编剧、导演的艺术,资方从源头把控、在大的方向上给出相关意见,这无可厚非,但更多的是一些并不懂内容和市场的投资方,肆意指手画脚,反而增加了内容方的创作阻力。这是目前市场中很多“烂尾剧”,乃至于从源头上就被打上烂剧标签的关键因素。


而从内容本身来看,当一部影视作品行至过半都得到了应有的品质保证后,中途或结尾强行划水原因无外乎有二:一是与其剧中的配角戏份有关,二来则是因为剧情主题强行得到升华,或he(happy ending)。

今年市场中播出的《山河令》《司藤》皆有这方面因素。前者因结局中突然联系到“江山永固”被粉丝diss,后者则是铺垫了过半配角戏份,却依旧未起到推动剧情走向,而被市场质疑为有注水嫌疑。

《乔家的儿女》或许从本质来看与上述“烂尾”作品,情况不太相似,却也道出了当下一批话题剧的创作法则:即在极尽全力博取大众视线后,以极具套路化和狗血化的创作法则,为观众奉上了一份饭后茶余的谈资。

这是当下一批国产生活剧的创作法则,同时也告诫这类作品,要想话题永驻,质量过关才是王道。



[访问PC版]
相关资讯
最新快速审核